第3章

她思考片刻,终于说:“既然已经决定动手,就约简子俊出来吃饭吧。”

他答:“他要价会很高,我们不一定非要他援手。”

“因为他更明白的知道,如何可以对易志维一击致命。他会漫天要价,我们也可以落地还钱。只要代价合理,何乐不为?”

和简子俊约在球场俱乐部,赵承轩特意早起,赶到高尔夫球场去。露台上设置有餐台,客人很少,他抬腕看表,简子俊迟到了。

露台正对着球场,骤然看到大片柔和起伏的绿色,不由令人心旷神怡。每一片柔软鲜嫩的草叶尖上,还闪烁着露水的清凉。球童们穿着白色的制服,亦步亦趋的随着客人,仿佛一尾尾洁白的鸽子,稀疏的四散在绿色的草坡间。

因为到球场来,所以也换了球衣,但并没有想下场一试的念头,他其实并不热衷这项运动,倒是大姐的球打得极好。公司开始运作后,他们境况渐好,在美国他常常陪她打球,其实这运动很适合大姐,山青水秀,空气清新,运动节奏又不是很急迫。有时他与客户也会约在高尔夫会所,但那都是中规中矩的商业约会。真正闲下来放松时他爱去南太平洋,潜水或者风帆,他都是一流的好手。只是大姐并不甚喜欢他玩这些——有次他独自在GreatBarrierReef的一座小岛度假,潜水时他的氧气在海底出了问题,差一点没命,所以吓倒了大姐,她从此心有余悸。

曲线绵缓的果岭下突然响起嘈杂喧嚷声,打破清晨宁静的空气,几名球童聚拢在不远处,不知出了什么事情,球童满头大汗,冲露台嚷:“快来帮忙,有客人晕倒。”他其实是招呼露台上的同事,不知为何,承轩却不由自主站起来,下去球场看个究竟。

因为经常做户外冒险,所以他急救经验丰富。一见众人围拢,他立刻道:“都散开,让他呼吸新鲜空气。”那人已经陷入半昏迷的状态,他伸手解开那人的颈扣,按在动脉脉搏上。

是心脏病。他直觉的判断,立刻做心肺复苏,用力按压,一边头也不抬的吩咐:“打急救电话。”

有球童飞奔去了,俱乐部的保健医生业已赶到,接替他替病人做心肺复苏,急匆匆的低吼:“快找药,易先生一定随身带着药。”

易先生?

他忽然一怔。

这才认出来,是易志维,竟然是易志维。

他毫无知觉的陷在绵软草中,双目微闭,脸色白得没有半分血色。无数草尖衬在他脸侧,细细如嫩绿丝绒,露水濡湿他微灰的双鬓,那眉目却没有半分走样。虽然不曾真正见过他,其实这张脸他再熟悉不过,新闻报道,杂志照片,报刊头条,绝不会认错。

他几乎只怔了一秒钟,手已经摸到易志维衣袋中的硬物,取出来一看,果然是药瓶。

不等他反应过来,医生已经一把将药瓶夺过去,倒出药丸塞入易志维口中,让他压在舌底。易家的司机业已经赶到,急得满头大汗,帮忙医生垫高易志维的头,又拿行动电话连拨了好几通电话,似是打给易志维的医生和东瞿有关人等。

承轩站起来,太阳刚刚升起,盛夏的朝阳,照在人身上有轻微的灼痛,仿佛有人拿烤红的细铁丝网,硬生生按烙在皮肤上,无数细微的灼痛,让人微微眩晕。或许是适才站起来得太猛,他有几分迟钝的想,亦或是,第一次面对面看清这个对手。

易志维。

这个名字是生命中重要的目标,从十八岁那年起,有关他的一举一动,他都密切注意。这个对手如此强大,几乎是不可挑战,于是他花了近十年的时间去步步为营,处心积虑的养精蓄锐,一点一点缩小与他的差距。

每年都会透过特殊渠道拿到他的健康报告,那些冷冰冰的专业术语,万万比不上今日早晨这猝不防及的相遇来得令人震憾。

他竟然是易志维,没想到初次见面,却是自己极力的想救助他,试图从时间手中,抢回他危在旦夕的生命。

他刚才是做对了?还是做错了?

他应该置身事外袖手旁观?不,他不应该。

他就应该救他,让他安然无恙,让他好好活着,等着自己的挑战。

他会赢他,堂堂正正的赢他。

他慢慢退出人圈,却知道药性已经发挥作用,因为四周围拢的人脸色都缓和下来,他听到医生惊喜的声音:“易先生,坚持一下,我们马上送你去医院。”

很好,天时地利人和,连命运都站在他这边。

他缓缓走回露台,遥遥已经望见露台座位上的人。

简子俊。

这个人亦是第一次见,他与易志维同龄,保养得当,看上去不过四十多岁年纪。一双眼睛同样咄咄逼人,目光中透出岁月积淀的犀利,承轩神色冷淡的同他打招呼:“简先生?你迟到了,我已经打算离开。”

简子俊从来没有见过这样傲慢的年轻人,一时惊诧,上上下下打量他:“你已经打算离开?”他置疑的挑起眉来,几乎就要咄咄逼问。

他心平气和的道:“是的,简先生您没有诚意,我已经决定离开。”

简子俊怒极反笑:“年轻人,太狂妄了。”他出身世家,习惯了在自己的王国中呼风唤雨,容不得小小拂逆,承轩静静的立在那里,举手投足间气势迫人,他突然觉得眼前这年轻人不容小觑。资料上说他是时下最著名的投资管理公司创建人,去年更主持收购“J&A”成功,成为轰动一时的财经人物。出乎意料的年轻,也出乎意料的狂妄。

承轩已经知道自己一定能赢,所以反倒气定神闲:“三十六块七。”

简子俊一怔:“什么?”

承轩却再不回顾,径直扬长而去。

走回车上,承轩就给手下经纪人打电话:“立刻放掉手中的金融股。”

他的人向来训练有素,等到股市一开盘,大笔交易,立刻急挫四十余点,近午盘时分,新闻播出易志维心脏病发入院。以东瞿为首的金融股立刻带动大盘一路下挫,到了下午收盘时,东瞿A的收盘价正好是三十六块七。他反应快,一点损失都没有。

他立在巨幅的玻璃幕前,遥遥向电脑屏幕上最后的收盘价格举杯致意。

杯中其实只是现磨黑咖啡,醇厚香滑如丝,每次加班工作时,视作救命恩物。他因为决定在台北逗留比较长的时间,所以分公司专门布置出一间办公室给他,意外之喜是有咖啡机与上好的咖啡豆,全是何耀成替他觅来,万幸这世上还是有一个人了解他的。他转过身看窗外风景,早晨还是那样晴朗的天气,此时整个天色却变得晦暗无比,整座城市笼在灰蒙蒙的雾蔼中,铅灰色的云块堆积在半边天空,像是一群挨挨挤挤的绵羊。当他独自驾车行驶在澳洲的公路上,总是可以看见两侧无穷无尽开阔的草地上,一群群的绵羊。那云又厚又重又脏,脏得由灰白渐渐转得深灰,更像积年不洗的羊毛,太厚,什么都透不过来,只是暗沉沉的压下来,压得半边天空都似要垮塌下来。

看来今天说不定会下雨,他有点模糊的想到,早上还是晴朗的好天气。

天有不测风云。

这么一想又想到易志维身上,他的病发作的越来越频繁,上次他入院是半年以前。当时适逢另一间著名的金融财团信誉危机,易志维的病发入院更是雪上加霜,对金融市场打击沉重,差点引发股市崩盘。这次他又在球场上突然昏倒,可见健康报告里的那些话,并不是危言耸听。

不知医生会不会建议他退休疗养。

建议了他也不会听,他了解他,正如他了解自己。曾经用心良苦的研究了他这么久,他的性子还是知道一点的。独断,专横,因为条件优异,所以对自己对其它人要求都几近苛刻。他一手缔造了商业传奇,怎么可能放弃大权,安心一意去养老?

比要他的命还难。

这个人,不会服老,不会服病,永远不会服输。

他想到大姐的话,提到他时,大姐的声调总是淡淡的:“他对他的所有物一向看待得紧,何况是东瞿。”

所以,他一定能做到。

商场如战场,更如一场博弈,谁心无旁骛,上善若水,谁就棋高一着。
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(方向键翻页,回车键返回目录)加入书签

© 2015 匪我思存作品 (http://feiwosicun.zuopinj.com) 免费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