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章

他答:“我在海军——现在正休假,舰艇去大修了,全舰的人都放假。”

据说军队的福利很好,休假还照发全薪。她无限垂涎了一下,马上回过神来,照样没好气:“你休假怎么天天往咱们医院里跑,你有病啊?”

他也不生气,不过笑容里不知不觉掺杂了一丝忧郁:“我倒真心希望病的那个人是我。”他从来笑得像阳光一样,独独此时仿佛有乌云掠过,她不知不觉的问:“是你的亲人?病得很严重?”他轻轻点了点头,她忽然觉得他这样子很让人同情,忍不住又问:“住在咱们医院哪一科?要不要我介绍相熟的医生替他好好检查一下?”

他的声音低下去:“已经确诊是鼻咽癌早期。”

她心里生出怜悯来,亲人的不幸比自己的不幸更令人痛心,那是至亲至爱的人,眼睁睁看着却无能为力,她知道那种无助,只听伞外的雨哗哗落着,急急的打着地上,冒起一个一个的水泡。伞下一时寂静无声。

她轻轻咳了一声,笨嘴拙舌安慰说:“你不要难过,吉人自有天向。”他倒是极快振作起来:“谢谢,专家也说过手术后到目前一切都还顺利,有望不复发。”忽然问她:“下这么大的雨,你怎么没带伞?”她怨忿不平:“天知道这老天发什么神经!”话音未落,忽然白光一闪,眼前一花,一个霹雳似乎近在眼前,震得她两耳中的鼓膜都在嗡嗡作响。他眼疾手快:“小心!”

她跌跌撞撞被他拖开,身后不远处的一棵大树轰然跌落巨大的枝柯,焦糊的味道传来,那雷竟然劈在这么近的地方,若是再近一点,她不敢往下想,心中怦怦乱跳,好半天才呼出一口气,只觉得心惊肉跳。喃喃自语:“可真不能再胡说八道,不然真的会天打雷劈。”他哧得笑了,她只觉得他笑得那气流痒痒的拂在耳上,这才突然发现自己还被他紧紧箍在怀中,他身上有好闻的剃须水与烟草的芳香,她从未曾这样真切的感受过男子的气息。心里就像有一百只兔子在乱窜,脸上一红挣开去,他也觉察过来,不好意思的松了手。

她不知为何有点讪讪的:“我要回去了。”他不假思索的递出手中的伞:“那么这伞你拿着,你这样淋回去准会生病。”她又没了好气:“嗳!今天我生日耶!你别咒我行不行?”他的眼睛突然一亮:“今天你生日?我请你去吃长寿面行不行?”她脱口答:“当然不行!”

他摸了摸鼻子:“那我正好省下五块钱。”哼,臭小子,就知道你是虚情假意,她凭什么要让他省钱?他成天施那些小恩小惠,哄得同事们全向着他,他天天慷慨解囊的收买人心,她替他省钱做什么?一个念头一转,笑容可掬:“我要吃加蛋肉丝面。”

加了荷包蛋后的肉丝面果然好吃,她深深吸了一口气,香!真香!得意洋洋的告诉他:“这附近方圆五里之内的面馆我全部吃过,就这一家肉丝最多,最香,面条也最实在!”

果真是实在,一碗荷包蛋铺肉丝面下肚,胃里满满的,心情也似乎好起来。连天公都作美,雨已经细如牛毛,蒙蒙的下着,如雾如烟。碎石小街的石子皆是湿漉漉的,路旁有人卖兰草花,整条街上都浮动着那幽远的暗香。他停下买了一把送给她,她欢喜不禁捧着,璨然微笑:“好香!”忍不住问他:“是多少钱一把?”

他说:“便宜,才一毛钱。”她喜孜孜的说:“真奢侈,下次不要了。”他的唇角不禁浮起笑意,她忍不住又瞪了他一眼:“一毛钱可以买很多东西呢。”他轻声道:“一毛钱可以买来你的快乐,就值得了。”她忍不住那眉角眼梢的笑意,两旁的路灯亮起来,他发梢上皆是细密的雨珠,像是璀璨的碎星,他的眼睛里也闪烁着星光一样。

她说:“我妈妈千辛万苦将我和姐姐带大,我知道每一分钱都是血汗,都恨不得掰成两瓣来花,我知道每一分钱都有它的用处,现在姐姐嫁了人。我也从护校毕业可以挣钱,我就有个愿望,希望有一天可以攒够了钱,可以买一套房子,有小院的房子,让妈妈可以在院子里晒太阳、种花,而不是像现在,挤在潮湿狭小的公寓里,每天阳台上只能见到三个钟头的阳光。”

她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,自己藏在心里话,对谁都没有说过,可是偏偏告诉了他。可是他那样和气,就像一个最好的倾听者,让她不知不觉娓娓道来。她讲了那样多的话,讲了医院里的笑话,讲了同事们的可爱,讲了家里细碎的琐事,她讲得眉飞色舞,他听得津津有味。她最后突然好笑:“哎呀三块五,我一直都不知道你到底叫什么名字呢。”

他也觉得好笑,却一本正经向她伸出了手:“方小姐,幸会,我是卓正。卓越的卓,正常的正。”她好笑的与他握手:“又卓越又正常的先生,幸会。”停了一停,她问:“你姓卓?这个姓真特别。”他忽然脸上掠过一丝阴影:“其实我不姓卓。”他坦率的望着她:“我是孤儿院里长大的,我的养母姓卓。前不久……前不久我才见到了我的亲生父母,我亲生母亲姓任。我想我或许也应该姓任。我的父亲……他永远不可能公开承认我的身份。”

她的心里柔柔的划过刺痛,他向她坦白了最难堪的身世,同情油然而生,他们是同样没有父亲的孩子。只不过她的父亲是早逝,而他却是父不详。她脱口问:“你恨你的父亲吗?”他缓缓的说:“恨,当然恨过,尤其是恨他令母亲吃了那样多的苦——可是当真正面对他时,我很快心软,其实他很可怜。他只是一个孤独的人,而且他失去了那样多,远比他所拥有的要多。”他怅然的注视着她怀中的芳香的兰草花:“每次我看到他独自徘徊在那些兰花丛中,我就会觉得,其实他心里的苦更深。”

她觉得他这样子,微微的忧郁里带着不可名状的哀悯,叫她心里某个角落楚楚生疼。她有意的岔开话去:“你家里养了许多兰花?你家里是卖花的?”他怔了一怔,忽然笑起来:“是,我家里是卖花的。”他这样一笑起来,就仿佛阴霾的云层一扫而空,整个人又光彩明亮起来。

他们又顺着街往下走,晕黄的路灯下,丝丝的细雨像是明亮的玻璃丝,千丝万缕透明闪亮,那捧兰草花幽幽的香气氤氤满怀,有轻风吹来,一点微凉的水气,却并不让人觉得冷。他不知不觉低声道:“沾衣欲湿杏花雨,吹面不寒杨柳风。”她左顾右盼:“这里没有杏花,也没有杨柳。”他哈哈大笑起来:“那就是沾衣欲湿兰花雨,吹面不寒电杆风。”她打量着街边的电线杆,也忍俊不禁。他忽然说:“你哪天休息,我带你去一个地方,有杏花杨柳。”

她说:“公园里就有杏花杨柳。”他立在路灯下,漫天雨丝里整个人亦是熠熠生辉:“不一样的,公园里只有三五株,那里却是整个堤上都是杏花与杨柳,杏花如云如霞,杨柳碧玉妆成,举头望去只能看见红的杏花与绿的柳丝遮住天空,就像是仙境一样。”她让他描绘得动心,不由道:“乌池怎么可能有这样美的地方。”他微微一笑:“乌池也有世外桃源。”

她这才发现,他不仅会施小恩小惠,口齿也伶俐,怪不得哄得那帮同事团团转。

不过那一天他们讲了那样多的话,似乎快把一辈子的话都要讲完了。她讲起小时候,父亲去世时,那样艰难的日子,小小年纪帮忙母亲收拾家务。后来大一些,边上学边去邻居开的小吃店里帮忙挣学费,竟然读完了这几年护校。

他也讲起小时候在学校里受同学的欺侮,骂他是没爹没娘的野孩子,他狠狠的跟人打了一架。他轻松的笑着:“小时候真是勇猛,后来念书,考奖学金,终于毕业。最后见着母亲,小时侯的事一句也没有对她讲。她每次见着我就十分难过,总觉得有负于我,我不能再让她觉得伤心。其实都过去了。”

是的,其实都过去了。她与他小时候都吃过许多苦,物质上的,精神上的。可是她与他同样是乐天的人,这样轻描淡写的一句,就觉得过去的一切都早就揭过,如今都是云开月明。她欣喜的说:“雨停了。”

雨真的停了,路灯照着两旁的电线,上面挂着一颗颗的雨珠,滴滴嗒嗒的落着。路灯照着她与他的影子,那明亮桔黄的光线,将一切都镀上淡淡的暖意。到底是春天里,夜风吹来温润的水气,巷口人家院墙里冒出芭蕉的新叶,路灯映着那样嫩的绿色,仿佛可以滴下水来。她站住脚:“我到了。”

他猛然有些惆怅:“这么快。”

是啊,这么快。身后就是熟悉的楼洞,她将脸隐在那楼房的阴影里:“再见。”他也轻轻说了“再见。”她已经走到楼洞里了,他突然追上几步:“你到底哪天休息,我带你去看杏花。”她说:“我也不知道哪天休息——医院里这两天是特别状态。”他极快的说:“那我明天去等你,反正我每天都要去探病的。”

她心里忽然满满溢出欢喜,平日那样窄小气闷的楼梯,突然仿佛敞亮起来。一步一步踏上去,步子也轻快起来。一个仇人突然能变成朋友,这感觉倒还真不错。
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(方向键翻页,回车键返回目录)加入书签

© 2015 匪我思存作品 (http://feiwosicun.zuopinj.com) 免费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