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章

他果然每天都等她下班。一到交接班时,准时能看到他笑嘻嘻的冒出来,手里拎着种种小吃,或是凉粉,或是小蛋糕,或是甜酥饼。这天晚上他请她吃虾饺,她忍不住问:“你一个月多少薪水?”他似乎被烫到的表情,她忙将茶递给他。他瞅了她一眼,还是老老实实的答了:“我每月的薪俸是三百七十六块,你问这个做什么?”怪不得,原来他薪水还是很优渥的。她说:“我看你每天请客,差不多都要花七八块钱,这样大手大脚。”

他从来没有被人管过,养母收养他时他已经十来岁了,他从小知事,所以养母一直待他像个小大人,也很客气。后来与生身父母相认,整个世界似乎一下子颠覆过来,生母对他是一种无以言喻的歉疚,而且她本身柔弱如菟丝花,事事倒是他在替她打算,至于生父……他更觉得亏欠他似的,所以对他是一种溺爱的纵容。今天她这样的口气,半嗔半怒,他的心里却怦的一动。仿佛有人拿羽毛轻轻刷着,又好受又难受,说不出那一种轻痒难耐。

他轻声说:“谢谢你。”她说:“谢我什么啊?”照例拿眼睛瞪他:“自己的钱都不晓得自己打算,没一点积蓄将来怎么办?我将你当朋友看待,才提醒你的。”

他嘿的笑了一声,虾饺皮是半透明的,透出里面红红的虾仁与翠色的叶菜,他沾着醋吃,吃到嘴里却只有虾仁的甜香。她拿他当朋友……他会努力百尺竿头,更进一步。

第二天忙得鸦飞雀乱,病人多,这两天她们又抽调了几位同事去了专用病区,所以更显得人手紧张。一台手术做到下午四点钟才结束,肚子早饿得咕咕叫。交了班出来休息室里见着小蛋糕,双眼差点冒红心,小周嘴快:“三块五买的,他在这儿等你一下午。说是今天突然接到命令晚上归队,可惜没有等到你。”

“哎呀没缘份,不过只要有蛋糕可以吃,见不见他那张帅脸倒也无所谓,虽然帅哥很赏心悦目,虽然与他谈话十分投机,不过还是雪弗兰王子比较令人垂涎。”一面努力吃蛋糕,一面无限挽惜那日偶遇的王子,若不是三块五跳出来搅局,她没准可以与王子有一个浪漫的开始。

小周怪叫起来:“你什么时候竟然觉得跟他投机了?”

她拍拍手上的蛋糕屑:“就是这几天啊。一接触才发现他这个人其实蛮有趣的,可惜不是雪弗兰王子。”一提到雪弗兰王子,小周马上双眼也冒红心,兴味盎然的告诉她:“今天上午我从专用病区前的花园里走过,远远看见走廊上站着两三个年轻人在谈话,都是一表人材。喔哟,定然是非富即贵,所谓世家子弟,比电影明星还要出众。”

她又解决了一只小蛋糕,不以为然以资深花痴的专业口吻告诫小周:“想认识他们,简单啊。端着药盘走过去,不小心哗啦一声掉在地上,他必然会帮你收拾,电影里不都是这样的桥段。”

小周忍不住又敲了她一记榧子:“花痴!那是专用病区耶。严密的连只苍蝇都飞不进去,你有什么法子端着药盘去接近王子?除非你变身成蝴蝶飞进去。”叹了口气,一脸的景往:“要是调我去专用病区就好了。”

她艰难的从噎人的蛋糕中挣扎说出两个字:“做梦!”

做梦!果然是做梦!

花月狠狠的拧了自己大腿一把,疼得倒吸一口凉气,不是做梦,真不是做梦。刚刚主任是宣布调她去专用病区。天啊!专用病区。心里就像有一百只兔子,不,是五百只兔子在乱蹦。

虽然只是最外围的工作,不过当班第一天,竟然就见到雪弗兰王子。他从走廊上迎面过来,是他,真的是他……她一眼就认出来那张英俊的面孔。他仿佛也认出她来,向她微微颔首一笑。天啊……让她晕一下先……他难道还记得她,过目不忘的王子啊。

果然的,那醇厚低沉的声音又响起来:“小姐,那天你没事吧?”的8e98d81f821730

她笑得眼睛都要眯成一条线:“没事没事。”终于成功的向他展示了自己那对可爱的笑靥,他彬彬有礼的伸出手来:“还没有自我介绍,我姓穆,穆释扬。双桥官邸第一办公室的秘书。”好幸福,好幸福……知道了雪弗兰王子的名字,还知道了他的身份,还可以和他握手……她笑咪咪的答:“我姓方,方花月,江山总医院血液科的护士,刚刚抽调到专用病区。”

雪弗兰王子笑起来真是迷人啊,他接下来那句话,差点叫她幸福的晕过去,他竟然彬彬有礼的问:“不知道方小姐几点下班,我是否有幸请方小姐去喝杯咖啡?”

有幸!太有幸了!

今天真是太有幸了,先是被抽调到专用病区,然后就是巧遇雪弗兰王子,最后竟然是他邀请她喝咖啡。二十岁生日一过,一波接一波的幸福,真是幸福啊,幸福的要将她溺毙了。

美中不足的是,雪弗兰王子竟然不是单独赴约。他竟然带了两位同伴。足足两千瓦的大灯泡照着,他是怎么想的?穆释扬介绍说,一位名叫霍明友,一位名叫李涵年。两人亦是气度不凡,与雪弗兰王子竟然不相上下。看在是三位王子的面子上,她就不计较了。

不过这三位王子有点怪怪的,三个人都兴味盎然的看着她,那目光倒有三分好奇与探研的意味,好在他们都是很警醒的人,一发觉她有所觉察,马上收敛。穆释扬很客气的向她推荐餐厅的招牌甜点车厘子布丁。

果然很好吃,又香又甜又爽又滑。她吃得津津有味,接着霍明友又向她推荐覆盆子冰激淋,李涵年又提议她尝试葡国蛋挞,她开始有翻白眼的冲动了,他们究竟当她是什么,猪啊?穆释扬那样点头醒尾的人,马上含笑解释:“对不起,我们都觉得你吃得很香,跟你在一起吃饭也觉得很有胃口。”

这帮大少爷将她当成什么人了?专业陪吃?不过话还是要说的:“其实健康的食欲是最重要的了,民以食为天,人类几乎所有的热量都是从食物中摄取的。你看你们三个大男人,吃东西还没有我的胃口好。”

霍明友笑咪咪的答:“我们陪先生吃过下午茶,所以现在还没饿。”

没饿干嘛请她上这么贵的西餐厅来?等等,他刚才说什么?陪先生吃下午茶……她差点忘了,面前这三位大少爷皆是世家子弟,位居显贵。她感慨了一声:“我想若是跟这样的大人物在一块,再美味的东西吃在嘴里,八成也味同嚼蜡。”

不过在专用病区工作的好处,就是不但可以见着风度翩翩的少年显贵,还可以见着美女,美女啊!

真的是美女,不过十七八岁年纪,可是明眸皓齿,落落动人。虽然只是一身最简单的短旗袍,偏偏穿在她身上就格外好看。看她立于中庭左右顾盼的样子,就让人觉得明眸流转。她忍不住问:“小姐,有什么事可以帮忙吗?”

美人就是这样,未语先笑,已经令人倍感亲切:“啊,谢谢,我已经看到我的朋友了。”她转过头去,穆释扬从走廊那端过来,美少女璨然一笑,亲昵的挽住穆释扬的手臂。穆释扬说:“我以为你今天不会过来呢。”那美少女说:“母亲总不放心,非得叫我过来。”两人相视时,连那目光都是如胶似漆。

他们两人站在一起,真是瑶台仙璧。所谓神仙眷侣,也不过如此罢。她在心里叹了口气,完了,雪弗兰王子名草有主,自己的花痴梦再次无疾而终。

低头整理药盘中的药棉,偏偏穆释扬留意到她:“方小姐。”她抬起头来,微笑展示自己那对可爱的笑靥,虽然雪弗兰王子没指望了,不过这样的美少女,虽败犹荣。穆释扬替她们介绍道:“这位是慕容大小姐。这位就是方花月方小姐”

这个姓氏令她倒吸了一口凉气,那慕容大小姐却笑逐颜开:“啊,方姐姐你好。”看不出这位大小姐倒并无半分骄矜傲慢,开口就叫人姐姐。不过为什么这位大小姐的乌溜溜的眼珠直往自己身上打量,笑得像只偷到腥的小花猫。她不卑不亢叫了声:“大小姐。”那慕容大小姐笑咪咪的说:“家里人都叫我判儿,方姐姐也可以叫我判儿。”

这位大小姐对她可真亲热,怎么她老觉得这亲热里有丝阴谋的味道?

总之这些豪门显贵都有点古古怪怪的。专用病区虽然规矩严格,事情繁琐,可其实工作是很轻松的。每天一个班不过四个小时,这天刚交班,一出来就在走廊里遇上熟悉的身影。

她脱口喊道:“卓正!”

他回过头来,吓了一跳的样子,见是她,更像是吓了一跳:“你怎么在这里?”

她也觉得奇怪:“你怎么在这里?”

他怔了一下,才说:“我陪上司来的。”她问:“那你是不是马上要回去?我调到专用病区来了。”

他拍着脑门,说:“等等,你说你调到专用病区来了。你什么时候调来的?”

他这样子好奇怪,就像很不情愿在这里看到她一样。哼,她还不稀罕看见他这个臭小子呢。真是阴魂不散,自己调到专用病区竟然也可以见到他。再白他一眼:“我早就调过来了,就是你归队的那天。”
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(方向键翻页,回车键返回目录)加入书签

© 2015 匪我思存作品 (http://feiwosicun.zuopinj.com) 免费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