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章

他又怔了一下,问:“你下班没有?我有事跟你谈。”她哧的一笑:“你这样子好正经,你一正经,我就觉得好笑。”结果他也笑起来,带着她走到一间休息室去。真奇怪,一剩下他们两个人,她就觉得有点怪怪的。或许是因为他注视着她的缘故。她咳嗽一声:“你为什么盯着我看?”他答的倒坦白:“因为我觉得你很好看。”饶是她这么厚的脸皮,也禁不住红了脸。算他狠,竟然有本事令她脸红。他问:“我不在的时候,有没有人找你麻烦?”

找麻烦的人倒没有,可他这算什么表情,脉脉含情?

气氛真是有点怪怪的哦,他干嘛离她这样近,近得她都有点心跳加快脉搏加速呼吸急促,她一下子从椅子上跳起来,正好撞在他下巴上,她捂住额角:“好痛!”真是倒霉,更倒霉的是内间的门突然开了,有人进来了。

竟然是那位慕容大小姐,她一见到卓正就张开手就抱住他,兴高采烈的样子:“你可回来了。你再不回来我就要给你打电话了。”依恋之情,溢于言表。卓正反手揽住她的腰,一脸的宠溺:“那么多人围着你团团转,你还要我回来做什么?”

慕容大小姐将嘴一撇:“他们能做什么啊?你又不是不知道。”

这位慕容大小姐怎么回事?前几天还跟穆释扬亲亲热热,今天又跟卓正搂搂抱抱。那穆释扬她反正不管了,也管不了。自己一向重友轻色,穆释扬是色,可以轻之,这卓正可是友,万万不能眼睁睁看着他吃亏上当。

那慕容大小姐却一把拖住了卓正:“父亲问过好几遍了,叫你进去呢。”

卓正望了她一眼,欲语又止。慕容大小姐将他轻轻一推:“你快去,方姐姐有我照应,不会有人吃了她的。”

卓正说:“那好吧。”转脸轻声对她说:“我先去见先生,回头再向你解释。”

解释,不知道他还要解释什么?心里不知为何有点酸溜溜的。一定是痛恨这位大小姐不仅抢走了雪弗兰王子,还丝毫不知道珍惜。竟然一脚踏两船。真是天使般的面孔,魔鬼般的心灵。

天使般的面孔上都是笑意:“方姐姐,我可不可以请你去喝杯茶?”

“我赶时间去菜市买菜。”

天使却一脸的向往:“我想买菜这件事一定有趣极了。”

是啊,这位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大小姐怎么能知道讨价还价铢毫必计的乐趣。一说到这个就眉飞色舞:“我告诉你,买菜可是大学问,看准了菜的成色,讨价还价时最要紧。首先要不动声色,其次要落地还钱,再次要步步为营……”还价兵法还没讲到一半,突然有护士敲门进来:“大小姐,你的电话。”

天使怏怏的去接电话,犹恋恋不舍:“方姐姐,那你先去买菜吧,有机会你再跟我讲还价密诀哦。”

这位大小姐倒也有趣,她走出休息室,刚刚穿过中庭,忽然听到一个沉稳有力的声音:“方小姐请留步。”

是位老者,略有几分面熟。目光如电,往她身上一绕,她不由自主打个激灵。那老者十分客气的说道:“我姓雷,不知可否请方小姐移步,有些话想与方小姐谈谈。”

瞧这来头不小,她方花月从来没做过亏心事,怕什么?于是施施然跟着他走过那七拐八弯的走廊,一直走到她从来没到过地方。像是一间极大的套间,窗子皆垂着华丽的丝绒落地帘,地上的地毯一脚踏上去,陷进去一寸多深,让人走起路来无声无息。四处都是鲜花与水果,沙发背后是十八扇紫檀牙雕的屏风,晕黄的光斜斜照出那屏风上精致的镂花,这样华丽的地方她只在电影布景里见过,真让人想不到这竟还是在医院内。

那姓雷的老者在沙发上坐下来,淡淡的道:“方小姐请坐。”

她终于想起他是谁了,她终于知道自己为什么觉得这个人面熟了,原来他竟然是雷少功。怪不得这样有气势,不过瞧他这样子来意不善,肯定没好事。果然他一开口就说:“方小姐,十分抱歉,恐怕我们得请你离开卓正。”

离开卓正?她只觉得好笑,这是什么说法?不过言情电影里最最常见的台词出了炉,下面的话她也猜了个八九不离十。果然雷少功说:“卓正有他的大好前程,方小姐,我认为你跟他的感情是不合适的。”真是让人失望,怎么只有这样老套的台词啊?就不能换个新鲜点的说法?他为什么要求自己离开卓正,自己跟他可只是朋友关系。再说了,卓正怎么能惊动这样一位大人物出来当说客?

啊哈!她明白了,这位卓正与慕容大小姐的关系,看来已经是公认了。照刚才的情形看,慕容先生也对这位准乘龙快婿是相当满意的。所以才会差了这位大人物出来棒打鸳鸯——虽然她跟卓正还不算是鸳鸯。不过她就瞧不惯他们这样仗势欺人。那慕容大小姐自己脚踏两船,竟还振振有词的叫人来命令自己“离开卓正”,呸!她想得美!

她淡然答:“雷先生,我想你的要求我不可能办到。你不如去问卓正的意思,看他肯不肯离开我。”切,虽然只是朋友,不过总不能眼看他陷于红颜祸水却不管不顾,先将话扔出来再说,起码叫他们知道,那慕容大小姐也不是船船都可以踩得稳。

那位雷先生却丝毫不动声色:“方小姐,我想你定然知道,我们并不是来请求你的。”

她身子微微前倾,仔细打量着这位不怒自威的政界要人。从容镇定的说:“雷部长,我也不打算接受你的任何威胁。”

他眼底掠过一丝异样的神采:“小姑娘,胆子倒不小。你开个价吧。”

是啊!怎么能少了开支票这一最最最重要桥段?小说电影里都是必不可少,看着他取出支票簿,她真有捧腹大笑的冲动。真滑稽,没想到她还真能有这样的机会。她接过那张轻飘飘的纸片,仔细端详了上面的金额,竟然是五十万,出手果然慷慨。

她一字一顿的说:“五十万,对你不是大数字,对我也不是!用来买你良心的平安,它太便宜;用来买我的爱情,它也太便宜!所以,你省省吧!”她用嘴对那支票轻轻一吹,支票斜斜的飘到地毯上去了。

看到雷少功虽然仍旧不动声色,可是眼里有一抹未及掩饰的讶异,她就忍不住得意洋洋。自从看过《秋歌》后,这段台词她背得滚瓜烂熟,没想到有一天真能派上用场。他缓缓开口说:“方小姐,根据我们的调查,你十分喜爱金钱。”

潜台词就是说她拜金喽,没错,她是拜金。可是像她这么有风格的人,拜金当然也要拜得独树一帜。她坦然望着他:“是,我确实爱财如命。可是我不会为了钱财,出卖我的自尊、我的感情、我的人格。”

雷少功笑起来:“你不要以为可以放长线钓大鱼,你要知道,假若卓正坚持,他可能会失去现在一切。到时你仍旧是竹篮打水一场空。”

那当然,当不成慕容先生的乘龙快婿,损失可只能用“惨重”二字来形容。她黠然一笑:“雷部长,卓正是否坚持,请你去要求他。他假若坚持要娶慕容大小姐,那是他的选择。他如果竟然为了我放弃做慕容先生东床快婿,那也是他的选择,我想你不能左右他的决定。”

为什么这位雷部长的表情突然之间看起来好奇怪?他突兀的问:“他要娶慕容大小姐?”

“是啊,你们不就是为这个将我带到这里来威胁利诱?”

他脸上的表情不知是否叫啼笑皆非,不过看起来真的好怪。不管了,反正该说的她都说完了。想了想再加上一句重话:“至于你们那位大小姐,先教导她怎么样去爱护别人吧。别仗势欺人,脚踏两条船。虽然卓正每个月俸薪只有三百七十六块,可他和那位少年得志的穆释扬先生一样,是堂堂的男子汉。她这样是对他们两个人的侮辱。”

他脸上的表情更有趣了:“你怎么知道卓正每月的俸薪是多少?”

她将脸一扬:“他告诉我的。”

他的脸隐在窗帘的阴影里,不知是什么表情,隐约看去还是古怪。他说:“三百七十六块,可真不少了。”

“是啊,就一般薪水的水准来讲,是不少了。不过我看他成天大手大脚,花钱没半分算计,恐怕一年下来也存不了半分钱,倒是天生招驸马的好材料,反正慕容家有钱,他若娶了大小姐,倒也不用着急养家糊口。”

她忽然听到隐约一声轻笑,倒像是从屏风后传出的。她不由扭过头去,难道屏风后有人?雷少功却咳嗽一声,说:“方小姐,不得不承认……”他的话音还未落,房门突然被人大力的推开,竟然是卓正,他一脸的气急败坏:“父亲……”

她瞠舌以对,他怎么这幅样子,活像一只被惹毛了的狮子,等等,他刚刚那声叫什么来着?她下意识转过脸去看沙发上的雷少功,他徐徐起立,从容道:“怎么了,小卓?”

她脑子里怎么这么乱,可是卓正那样子像是已经极快的镇定下来:“对不起,雷伯伯。”可是他的声音里仍挟着隐隐的怒气:“请你们不要干涉我与她的交往,任何人也不能阻止我爱她。”

晕了!晕了!他说爱她,他说爱她耶……让她先晕一下,然后马上爬起来。好感动,她第一次听见这样直接的表白,虚荣心一下子得到大大的满足。对,满足。没想到他这样有志气,竟然不稀罕招驸马。想不出这家伙成天嘻嘻哈哈,事到临头倒颇有担当,十分有男子气慨。还没等她出口夸他,他已经拖着她的手客气的说:“雷伯伯,我和方小姐还有事,失礼了。”

哇!好帅!劫人耶!真不枉她替他力挽狂澜。真没想到他板起脸来竟然盛气凌人,虽然这个词据说是贬意词,可是他盛气凌人的样子真的是十分养眼!似乎全身都散发出冽凛之意,竟然比雪弗兰王子还要有气质,叫人情不自禁仰望。

一直走出来老远,他突然又站住脚问她:“他们对你做了什么?”

她笑容可掬:“他们还能做什么,威胁利诱老一套。”踮起脚拍拍他的肩:“你放心罢,我已经替你滴水不漏的挡回去了。他们拿咱们没法子。”

最后一句话,令他眼中突然显出异样的神采,他笑起来,那笑容又如阳光般灿烂:“对,他们拿咱们没法子。”

她两颊开始发烧,想起他刚刚说的话,他说爱她耶……他牵起她的手往外走:“我带你去看杏花。”

她一下子摆不正自己的位置,她这短短的时间内经历的事情太复杂,她要好好想想:“我要去买菜,天都要黑了。”

他忽然生起气来,拖着她就往外走:“你今天非跟我去看杏花不可。”

她正要反驳,突然看到那位慕容大小姐与穆释扬手挽着手站在中庭那边,那慕容大小姐还向他们扮了个鬼脸。

喔哟,原来是受了刺激,怪不得这样反常。不过长痛不如短痛,他早早见到这一幕倒是正好,让他早点迷途知返。也许他是受了刺激才突然说爱她,虽然这让她的自尊心大大受到打击,不过眼下还是先顾及他的自尊心好了。毕竟男人很要面子的。她顺从的跟着他往外走,一边走一边安慰他:“其实穆公子出身名门,与慕容大小姐门当户对,他们才是最合适的一对。”

他不由叹了口气,说:“是啊,只有穆释扬才受得了她那脾气。”

她顺势再接再厉的安慰他:“天涯何处无芳草,其实慕容大小姐虽然长得美,可是人贵求知己,两情相悦,心灵的契合才是最重要的。”

他回过头来看了她一眼,他视线怎么令她有点发烫的感觉?反正今天她也有点失常,老觉得脸红心跳。她坐上了车后才想起来:“你怎么有汽车?”

他说:“是我父亲叫人派给我的车子。”

她突然想起来:“啊!我忘了那个雷部长就是你父亲。”真没想到他竟然是政界要人的私生子,怪不得他说他的身份一辈子都不能见光。这下子麻烦了,她可没打算跟一位大人物扯上关系。

他一怔,旋即哈哈大笑:“谁说雷部长是我父亲?”她理直气壮:“你自己啊,刚刚你一冲进去,就叫了一声‘父亲’。”他呻吟了一声,她难道听错了?应该没有啊……他语无伦次:“刚刚我以为是父亲在和你谈话……不……父亲其实大概也在场。”他的表情好奇怪,不过她也被弄糊涂了,下午的太阳暖洋洋的,照着街上车如流水马如龙。他的手还紧紧攥着她的手,安慰似的轻轻拍了拍她的手背:“都过去了,从今后有我在,你什么都不要怕了。”其实她并没有觉得害怕,不过他的手好暖,她也并不想要挣开。他回过头来又望住她一笑,害她差点失神。她今天一定是让那位大人物吓到了,尽胡思乱想去了。

乌池原来果真有世外桃源。

她屏住呼吸,春水溅溅涨至堤角,芳草绒绒的翠堤蜿蜓,堤上全是杏花与垂柳。那杏花有几十株,或许有几百株,开得如云蒸霞蔚,一枝枝一团团的花,如簇锦如剪绒,垂柳千绦万丝,嫩翠的枝叶拂在人身上,低处的垂柳蘸过水面,碧水泛起涟漪。斜阳里一切如梦如画,她在这美景里神色迷离,看了看不远处熟悉的山脉轮廊,喃喃问:“这是在岐玉山公园里?”他微笑道:“是离岐玉山公园不远。”她左右顾盼,四面皆是垂柳与杏花,花红如锦,柳碧垂绦,遮天蔽日。举目望去,一举无际的花与树,她辨了辨方位:“这肯定还是在岐玉山公园里,不过这一片我从来没来过。”

他轻轻“嘘”了一声,悄声道:“你真是聪明,咱们可是从小门溜进来的,没买门票,别让人抓住了。”她明明有看到他和门外的更亭打过招呼,她白了他一眼。骗人!他准是认识那更亭,所以才可以这样大摇大摆从侧门溜进公园里来。他伸出手折了一枝柳条在手中,捋去了叶子,掐断了做成柳哨,律律的吹起来。她自告奋勇也要做,他手把手的耐心教她:“将里面的茎抽出来,好了。”柳哨微涩带苦,含在口中,用力吹出来,声调却极是明亮好听。她喜孜孜与他一起吹着,哨声清亮忽悠,就像是两只快乐的小鸟,在柳荫与杏花疏影里叫闹不休。

正在高兴的时候,忽然听到隐约如轻雷般的响声。她停下不吹,他也停下来。他说:“是马蹄声。”她又忍不住要瞪他:“胡扯,这里又不是动物园,怎么会有马……”结果话音还未落,就见到一骑分花拂柳迎面而来,那马跑得并不快,却触得小径两侧杏花花瓣如雨,纷扬落下。那骑手一身黑色骑装勾出窈窕的体态,颈中系着的胭脂色丝巾让风吹得飘飘扬扬,及至近前勒住了马,她仰面看着,那骑手竟是个极美丽的女子。这里本来就美得如同世外桃源,这女子却美丽的不似凡俗之人,竟然丝毫看不出她的年龄。那女子也细细打量着她,忽然向卓正璨然一笑,下马来亲热的揽住他:“真难得,你竟然带了客人来。”

她心里不由自主冒出酸溜溜的一丝妒意,天知道她在妒忌什么。不过面对这样美女,是女人都会妒忌吧。上天实在是太眷顾她,给了她这样绝色的容貌,但凡是男子,都会为她怦然心动吧。不过为什么总觉得这女子好生面熟?

卓正却说:“妈,这是方花月。”

这一声不吝五雷轰顶,她张口结舌的看着面前这绝色女子,她已经向自己伸出了手:“方小姐你好。正儿一向顽劣,让方小姐见笑了。”

竟然真是他!的!母!亲!

回去路上她一直沉默不语,他有几分忐忑不安的注视着她。最后终于说:“对不起,我太心急。其实我只是想保护你……所以我带你去见我的母亲,希望他们能明了我对你的重视。”

她狠狠瞪了他一眼:“真没出息,我都不怕,你怕什么?”

他又气又好笑的样子:“你当然不怕,你连雷部长都敢叫板——”他的声音忽然就低下去:“你不知道,我真的很担心你,我知道他们不会赞成我们的交往。”

她心里泛上甜甜的一缕,这样的感觉还真是妙不可言。她不由说:“我向你坦白,假若雷部长填的不是五十万,而是五百万,我可能真的会动心。”

他怔了一下,旋即咬牙切齿:“方花月!”

她轻轻拍了拍他的脸:“别生气啊,生气可就不帅了。你想想看,五百万耶,咱们一辈子也挣不到。”他生气的样子好可爱,叫她忍不住再逗他一下:“你的身价是五百万耶,任何电影明星都望尘莫及啊。”

他真是被她气到了,可是转念一想,笑逐颜开:“那么我也向你坦白一件事情好了。”

她眼睛滴溜溜瞧着他:“难道你其实是爱慕容大小姐,可惜人家不要你了。”

他笑得真像车窗外的春夜一样温存:“我怎么会爱上判儿,她是我亲妹妹。”

她哦了一声:“她是你亲妹妹。”突然反应过来:“她是你亲妹妹?!那……你……你父亲是……”倒吸一口凉气:“你刚才到底带我去的是什么地方?”

他慢吞吞的答:“端山官邸。”

要命!他竟然真是……他怎么可以竟然是慕容清峄的儿子……她可不可以躲到撒哈拉沙漠去,永远都不要回来?

(全文完)

上一章 回目录 返回列表 (方向键翻页,回车键返回目录)加入书签

© 2015 匪我思存作品 (http://feiwosicun.zuopinj.com) 免费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