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章

其实那是个和平常一样的早上,黎胜霆在会所的餐厅吃早餐,习绛绫到餐厅见他,笑吟吟的道:“副总早!”

“早!”

她就拿出掌上电脑来:“今天的日程是这样为您安排的,九点十分董事局会议,十点五分《今日》杂志专访,十点三十分约见富银刘总,十一点二十分企划会议,总裁秘书室说,今天中午总裁要您陪他吃饭。”

他抬起了头,问:“老爷子会有什么事?”

“这个我就不敢乱猜了,不过,我想是和今天各报纸上的新闻有点关系。”

他耸了耸肩,一幅不大以为然的样子,她继续往下说:“今天下午两点北中南厂商会议,三点四十分约见美国总商会的安普森先生,四点五分经理会议,晚上参加徐议员的鸡尾酒会和安建成的一个宴会。”

他问:“还有呢?”

习绛绫微笑着拿起餐桌一侧的报纸,指着上头一大幅他的照片,说:“您今天上头条了,副总,我想总裁一定有话和您说,今天还是早早回家,免得老爷子不高兴。”

他就着她的手看了那头条新闻一眼,漫不经心的说:“照片拍得还不错——我就闹不懂,为什么每次登在财经版上的照片没有这么帅。”

她倒想起一件事情来,说:“哦,对了,副总,今天是褚小姐的生日,我已经在花行订了她最喜欢的白玫瑰叫人送去,生日礼物我也替您预备了一份,您要不要过目一下?”

“是什么?”

“紫水晶项圈,褚小姐最喜欢紫水晶。”

他笑了:“你记得这么清楚?”他忽然有了考量她的兴趣:“那茱丽呢?”

“王小姐最喜欢百合花,她喜欢的礼物是丹麦瓷器。”

“玫玫?”

“付小姐最喜欢的是郁金香,不过不喜欢红色的。她喜欢日本的一些小巧的工艺品。”

“顺欣呢?”

“周小姐喜欢白兰花,送她礼物最好是名时装店的购物券。”

“那清瑶呢?”

习绛绫忍住唇际的那丝笑意,说:“邹小姐没有什么特别爱好,不过,她喜欢最贵的花,如果送她礼物,副总你最好开一张支票,数额越大她就会越高兴。”

黎胜霆大笑起来,他说:“如果没有你在我身边,我的风流倜傥一定大打折扣。”

她不卑不亢的微笑着答:“哪里,没有了我,副总不过是换一个人来做您的秘书罢了。”

他突然想起来:“你做我秘书有多久了?”

“六年零四个月十七天。”

“记这么清楚?”

“我从学校出来,这是我的第一份工作,当然记得很清楚。”

“六年多了?时间过得真快。”他若有所思起来:“六年前我还在企划部。”

“对,我考进长源时就是做您的秘书——企划经理秘书。”

他想起来:“当时应聘的有七百多人。”

她微笑:“而且美女如云。”

“我却挑了你。”

习绛绫喟叹了一声:“因为您说,只有我是来应聘您的秘书的,别的人其实都是来征婚的。”

他又大笑起来:“是,我是这么说过。”他说:“那个时候我刚刚进长源工作不到一年的时间,却换了四五个秘书了,头痛之至,最怕再找个想飞上枝头变凤凰,把做我秘书当成可以近水楼台先得月的女人。”

习绛绫微笑不语,人称“黎三多”的黎家三少的确有这个魅力。为什么叫他“黎三多”?就是因为他身家多,车子多,女朋友多。后两多都来自于前一多,人一有钱,就有了绝对的吸引力,黎胜霆的条件摆在那里,无怪乎有不少女孩子做着灰姑娘梦,想穿上水晶鞋走进黎家的皇宫变成公主。

黎胜霆说:“六年——只怕我的女朋友都换了有二十个了吧。”

她回答他:“是二十六个。”

他嗤笑:“你比我清楚多了。”

“副总您说过,‘大约’、‘仿佛’、‘可能’、‘也许’……这一类的词都是秘书禁语,绝对不能在回答您提问时使用。”

他斜睨了她一眼,深遂的双眸中掠过一丝奇异的光芒,他这个样子真可以迷死天下所有的灰姑娘,可惜她在他身边实在太久,练成了金钢不坏之身。他问:“你这是在指责我对你要求过高?”

习绛绫在心里叹了口气,其实在长源的员工中,他另外有个外号叫“黎三高”,是说他个子高、智商高、要求高。要求高不仅是他自己对自己的要求很高,对员工也是如此,几乎达到挑剔的地步,她在六年里,不知吃了他多少苦头,才熬到今天。他自身太优秀,生就是如些优越的条件,便以为全天下的人都和他一样聪明能干。

她说:“副总,我不敢。”

他咄咄逼人:“不敢?那就还是认为是事实,但只是不敢承认喽?”

她不怕死的捋了一下虎须:“那么,副总,你是要我说敢才满意?”

他笑了,撇开话题:“今天中午老爷子只找我一个人吃饭?”

“靳先生刚刚从美国回来了,我想应该也有他。”

他和靳经理之间一向都是淡淡的,没办法,她想太优秀的人之间总是相斥的。果然,他扬起半边眉毛,问:“靳家仁回来了?”

“是的。昨天晚上到的。”

他站起来:“我们回公司去。”她认命的跟着他往外走,这就是老板,他叫你站着死,你就绝对不可以坐下来后再自杀。

到长源写字楼时还不到九点钟,稀稀朗朗的大堂里只有询问处已经上班了,见到他们,询问处的漂亮小姐慌忙站起来:“副总,早!”

“早!”

黎胜霆有些心不在焉的应了一声,习绛绫赶在他前头到电梯门口,按下按钮,等他走进去,自己跟进去,再按下楼层。

他并没有说要去几楼,习绛绫却知道他们是要去顶层,因为总裁在那里吃早餐,跟了他这么久,总算摸到一点他的心思,他就欣赏她这一点,因为别人都猜不来他的思路,他又受不了别人的猜不来。

陪着他走进总裁的专用餐厅,他一下子就换了个人一样,平常的锋芒毕露全都收敛了,一幅绝对无害的乖宝宝样子,连声调都变得轻快起来:“爸爸早!”

黎长源脸上的皱纹都要笑成一朵花了:“胜霆?早!”忽然的又板起脸来,肯定是想起今天早报的新闻了,父子两个都是这个样子,变脸比翻书还快。

果然,他说:“你今天晚上早点回家,我有话对你说,哼,实在是太不像话了。”

“今天晚上我有应酬。”

“应酬完了你就回去!”

看来是躲不过去了,黎胜霆耸了耸肩,未置可否。看他有坐下来的意思,习绛绫连忙替他拖开一把椅子。

黎长源问:“没吃早饭?”

“是呀。”黎胜霆没精打采的说:“看了报纸,就知道你要骂我,哪还吃得进去?”

“那也不能不吃饭啊。”老爷子心疼起来了,对一旁的侍者说:“快去给三官做一份,鸡蛋煎嫩一点,他喜欢吃嫩的。”

早餐很快的送上来,他早在俱乐部里吃过了,所以拿了筷子,只在那里挟着稀饭里的米粒,挟上来一颗,送到嘴里,再去挟。黎长源眼睁睁看着,习绛绫知道副总的苦肉计要起作用了。果然,黎长源叹了口气,说:“胜霆,不是爸爸喜欢说你,你自己想想……”

黎胜霆把筷子放下来,黎长源一看,后头的话全咽回去了,连忙问:“怎么了?”

“吃饱了。”

黎长源举了白旗:“好!好!我不说你了,你吃饭吧。”

这时,一直在一旁埋头吃饭的黎郁把头一抬,冷笑了一声:“我就知道,谁犯了天条都要打下凡间,只有我们的三少爷,犯了一百条天条也没事。”

黎胜霆装作没听见,倒是黎长源道:“黎郁!大清早的说什么?”看了习绛绫一眼,嘀咕:“当着下属的面……”

黎郁将头一扬:“爸爸,你不知道吗?习小姐可不是长源一般的员工,黎胜霆是您的心肝宝贝,她习绛绫可是黎胜霆的心肝宝贝呢!我们黎副总到哪里不带着她?”

习绛绫不吭声,反正这样的话耳朵都要听出茧来了,清者自清,由她说去。

黎胜霆也不吭声,黎郁却冷笑着说:“您呀,成天担心我们三少爷娶个娱乐圈的明星回来,我倒是担心,我们黎家未来的女主人是这位习绛绫小姐呢!”

黎胜霆终于发话了:“二姐,有什么事冲着我来,不要拿我的下属出气,他们是公司花钱请回来工作的,不是让你当出气筒的。”

“公司?我正要问呢,长源还是不是我们黎家的公司。昨天我打电话给你,这位习小姐居然敢挂掉,她是什么东西?谁给了她这么大的权力?”

看来今天她是早有准备,不肯放过副总和她了。习绛绫在心里喟叹着,这就是高级行政人员的悲哀,会一不小心就牵扯到复杂的人事关系中去。她向她解释:“黎小姐,昨天我一接到电话就告诉过您了,副总在和张议员谈话,吩咐过任何事都不要打扰他;而且,您自己也承认,并不是有要紧的公事要找副总。所以,我过滤掉您的电话也是公事公办,无可奈何的事。”

“我看你是故意耍威风!能干啦,副总裁的首席秘书,一人之下万人之上,哪还把我们这些人放在眼里?”

“够了!”老爷子生气了,他到底是黎长源,商业帝国长源关系企业的创始人,政商两界所向披靡的黎长源,一动起怒来,一张国字脸一沉,令人不由自主的屏息静气。

“黎郁,你少在这里故意和你弟弟过不去。连习小姐的碴儿你都找?你是不是做得太过份了一些?习小姐,我代她向你道歉,你并没有做错什么,一个好的秘书,就应该这样。”

习绛绫连忙说:“不,总裁,没什么,是我没有向黎小姐解释清楚。”

黎长源转过脸去:“胜霆,你们走吧,我有话和黎郁说。”

走出餐厅,黎胜霆问习绛绫:“没事吧?二姐不敢对我怎么样,所以只好翻来覆去的烤你这条池鱼。”

习绛绫“嗤”的笑出来,她说:“家常便饭了,副总,你又不是今天才知道我替你挡了多少明枪暗箭?现在觉得你付给我的薪水很值得了吧。”

他笑了一下,他们一起下楼去办公室。其实也难怪别人说三道四,习绛绫的薪水在“高薪养才”的长源仍然算很高了,比一般的经理都要高出几万块来,和别的公司同级的秘书比起来,更加吓人,所以关于习绛绫与黎胜霆关系的谣言不断。当年他从七百个应聘者中挑出她来,大跌众人的眼镜,因为习绛绫顶多算“秀外惠中”,无论如何比不上他的女朋友们那样姹紫嫣红。即使这样,整个长源还传说黎胜霆对习绛绫一见钟情,才选中她做他的秘书,再加上既然是他的秘书,自然就老跟在他身边,他的脾气又是喜欢人“一呼即应”,所以人人以为她和他关系暧昧,出双入对。经过了几年时间,这谣言才渐渐的淡了,可是仍有人疑神疑鬼,上个礼拜天她带从美国回来度假的小外甥宝宝上街,在快餐店里遇上长源的一帮同事,也没有打招呼,第二天居然秘书室就有人来问她:“习小姐……昨天你是不是带了个小孩子上街?”

“是啊,”她根本没在意:“你怎么知道的?”

“全长源都在议论呢,说你昨天带了一个好漂亮的小孩子在快餐店,不当心让我们同事看到了,心虚得连忙躲开了。他们个个都发誓说那个孩子长得和副总简直是一模一样!”

习绛绫差一点没有淑女风度的捧腹狂笑,后来告诉了黎胜霆,他也是大笑,说:“我是说怎么回事呢——昨天回家吃晚饭,妈妈兜着圈子和我说什么小孩子,叫我不要怕,爸爸生气有她呢,可是孩子都几岁了,总得带回家去让她瞧瞧。说得我一头雾水,简直不知所云,原来是这么一回事!”

到今天,这件乌龙事还是长源流言蜚语排行榜的榜首第一号新闻,仍有人在背后窃窃私语。没办法,这么大的公司,这么大的一幢写字楼,总得有个话题让他们在茶水间闲聊时可以讨论吧。

返回列表 回目录 下一章 (方向键翻页,回车键返回目录)加入书签

© 2015 匪我思存作品 (http://feiwosicun.zuopinj.com) 免费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