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章

一进副总室,一天的忙碌就开始了。秘书室的同事们正陆续的在打卡上班,见到他们都纷纷的打招呼:“副总早!习小姐早!”

黎胜霆答应着:“早!”就进了他的办公室,习绛绫有独立的办公室,正好设置于秘书室与他的办公室之间,从她的办公室既可以进入副总办公室,又可以进入秘书室,很方便适合她的工作。习绛绫却没有进自己的办公室,就留在了秘书室:“今天谁值班?”

“是李秀芹。”

“秀芹,”习绛绫走过去叮嘱她:“财务部。”

习绛绫只说了没头没脑的三个字,她们个个也是被她一手训练出来的,自然心领神会,她是在叮嘱她们注意财务部的来往卷宗签呈和电话。黎郁是财务部主管,今天一早就碰了一个大钉子,照她那暴燥的脾气还了得,没准会寻她们秘书室什么晦气。

“咱们的二小姐还没有闹够啊!”有人在不满的嘀咕。

习绛绫将脸色一正:“少说话,多做事。”

没人吭声了,各自忙起了手头的公事。

习绛绫进了自己的办公室,一上班就要开董事局会议,按规定这种会议都是她亲自做速记的,她把手头的资料整理了一下,桌子上的内线灯就亮了:“习小姐,请你进来一下。”

习绛绫连忙把掌上电脑拿起,走到副总室外,伸手敲了敲门。

“请进。”

她在黎胜霆的办公桌前站定,职业习惯的拿好了电子笔准备速记。

“给德国的那家电子厂打个电话,询问谈判时间,再把他们的订单翻出来我看看。另外,是谁在负责和日本东银的联络?”

“资管的陈经理。”

“那叫他上来见我。”

习绛绫答应着,就在他的办公桌上打了内线电话:“资管部吗?我是副总室,副总请陈经理上来一趟。”

刚放下电话,他又说:“还有,把阳明山那块地的企划案尽快敲定,企划部在做什么,弄个CASE像过年,半个月了还没做好?!”

“是。”

“待会儿记得提醒我,会上我要告诉总裁关于美国市场的问题。”

“是。”虽然答应了“是”,可是习绛绫忍不住插嘴:“副总,今天的机会不太合适吧?”

他扫了她一眼:“有什么不合适?跟谁学的,多管闲事!”

习绛绫碰了个钉子,只得勉强笑一笑。也是,她真是喜欢多管闲事,理他们黎家人怎么勾心斗角,反正她薪水有得领不就行了?

“好了,没事出去吧。”

一走出去,办了他交待的几件事,李秀芹的桌子上堆着一大堆的信件请柬,都是今天早上收到的,她正一封封的过滤,习绛绫说:“马上我和副总就要开会去了,有什么重要的事情,你们都知道该怎么做。”

她们答应了,她看了看手表,时间到了,正要打个电话进去提醒正和陈经理谈话的黎胜霆,一抬头看到陈经理已经出来了,习绛绫连忙拿了该带的东西,陪黎胜霆去会议室。

会议开了半个多小时,会议室里的气氛已是一触即燃的样子,黎胜霆是咄咄逼人惯了,公事上头向来不给人情面,一连串的质问问得靳家仁下不来台,习绛绫反正刚刚在办公室已经劝过了,还碰了个钉子,所以闷声不响低着头做记录。

正在尴尬的时候,电话突然响起来,总裁的首席秘书万太太站起来去听,只听了一句就叫她:“习小姐。”

找她的?

全会议室的人都看着她,毕竟开会时的电话少得如同凤毛麟角,因为不是紧急的情况总机不会接进来。

习绛绫有些忐忑不安的拿起电话:“我是习绛绫。”

“习小姐,我们刚刚发现一封信,请你过来看一下好吗?”

习绛绫的心一沉,虽然李秀芹没有说什么,可是这样说肯定不会是什么好消息,而且可能是十分紧急的状况,不然也不会把电话打到会议室里来。

她走到黎胜霆身边,附耳告诉他:“秘书室出了一点状况,我去看一下。”

他点了点头,会议还在继续,习绛绫尽量轻手轻脚的走出了会议室。一路小跑穿过走廊乘电梯下楼,一进秘书室,就看到秘书们都聚在一堆,见了她,李秀芹说:“习小姐,我们觉得这个要注意一下。”

习绛绫接过那卦信来,留心到信上没有邮票邮戳,只有一行打印的字:“黎胜霆先生亲启”,看来并不是寄来的,而是直接放进长源的专用邮筒的。

信李秀芹已经拆开了,习绛绫抽出里头那张白纸,上头也是打印的一句话:“准备五千万美金,不然你就再也见不着你的宝贝了。”

典型的一封勒索信,长源名声太大,黎胜霆的风头又太盛,隔两年总要遇上一次这样的情形。习绛绫说:“交给保全部处理吧。”

李秀芹却是第一次遇上这种事,慌乱的问:“就这样?”

“那当然,我们是秘书室,又不是警察局。”口里这样说,她心里也在奇怪,这不像是一封普通的勒索信,以前收到的几封,都是威胁信,这一封倒像是电视里常见的所谓绑票信似的。如果真是绑票信,那谁被绑架了,难不成是黎胜霆的女朋友?绑匪胃口也太大了吧,认定风流成性的黎胜霆会为了一个女人付五千万美金?

有秘书去给保全部打电话,有秘书去接响个不停的电话,有秘书去打文稿……秘书室里恢复了紧张有序的工作。打字时键盘的“噼叭”声,此起彼伏的电话铃声……

习绛绫转身向外走去,准备回会议室。还没走出门口,突然一位秘书小姐叫住她:“习小姐,外二线电话。”

她走回来接,职业性的报上自己的名字:“你好,我是习绛绫。”

“习小姐!”对方惊惶失措的声音一下子就把习绛绫吓住了,她听出来她是她雇的钟点工人刘太太,每天上她的公寓打扫卫生并且负责临时看管宝宝,那孩子皮得很,没有人看住他根本不行。

习绛绫急忙问:“是宝宝出什么事了吗?”

“习小姐,”她更惊慌了:“我今天来晚了半个钟头,宝宝不在家里啊!”

习绛绫懵了!

宝宝!

刘太太的声音远得像是从月球上传来的:“门开着,我也觉得奇怪,进去一看宝宝不在,我以为他自己开门溜出去玩了,就下楼去找,四处没看见,才给你打电话……”

天旋地转,习绛绫完完全全呆了!她走之前他还睡得很香,她是和往常一样反锁上门走的,刘太太才有钥匙可以开门!门怎么会大开着?!

宝宝!

孩子上哪里去了?!

习绛绫简直要抓狂了!

总机小姐的声音插进来:“习小姐,有一个找副总的电话在外二线。”

习绛绫心乱如麻,举止无措,对刘太太说:“你不要挂了,我听个电话马上再和你说。”

刘太太连声答应着,习绛绫深深吸了口气,商家讲究“泰山崩于前不色变”,她现在还在办公室,现在是上班时间,什么都不可以影响到她的工作。

她按下外线键,声音已平静如常:“你好,长源副总秘书室,请问是哪一位找黎胜霆先生?”

“这里是商银贺右辉先生办公室。”

“哦,副总在开会,请你转告贺总经理,请他过一会儿再打来好吗?如果有什么急事请留言,我可以代为转达。”

对方问:“你是……”

“我是他的首席秘书习绛绫。”

电话里突然换了个男人的声音:“习小姐?哈哈,那跟你说也是一样的。”

习绛绫疑云大起,这不是商银的贺右辉总经理的声音,他的声音她听得出来。她仍保持了职业的礼貌:“先生贵姓?”

“废话少说,五千万美金进帐,我们就放了你和黎胜霆的心肝宝贝!”

习绛绫脑中突然有根弦“铮”的断了似的,他说什么?!

他说:“你放心,我们绝对讲信用,先让你验个货好放心吧。”

电话里传出宝宝的哭声:“小姨!小姨!……”

习绛绫呆了,宝宝!

是宝宝!

她大急:“宝宝!”

“习小姐,你放心,我们对他可好啦,有吃有喝。只要黎胜霆送钱及时,我保证他一根头发也不会少!我给你们一天时间筹钱,明天我再打电话来,别玩花样,别报警!不然的话你们的宝贝恐怕就会被大卸八块,然后装在礼盒里送到长源的写字楼去!”

习绛绫失声尖叫:“不,不是!他……他是我外甥……”

不等她把话说完,电话“嗒”的挂了,习绛绫站在那里,呆若木鸡。

宝宝被绑架了?他们敲诈五千万美金?天!五千万美金?

她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,保全部的人正好上来,她抓住那封信,语无伦次:“我知道是谁写这封信来……他们敲诈副总……不!他们绑架了宝宝……天哪!我上哪去弄五千万美金?……”她根本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,她完全是懵了。

秘书们有人替她倒了杯茶来,有人让她坐下来,可是她根本冷静不下来了,她完全乱了阵脚……他们要把孩子大卸八块!天哪!她真的要昏过去了……

习绛绫突然跳起来,就往会议室跑去。她不能眼睁睁的不想一点办法。

她推开会议室的门,里头的会议还在继续,她一闯进去,人人都错愕的回过头来。黎胜霆不悦的扬起眉来。她知道,她是彻底的失态。在这种场合,在黎家人基本到齐的情况下,她这样闯进来,简直是给他丢脸!

可是她心急如焚,根本没有心思顾忌到任何问题。她径直走到他身边,弯下腰在他耳畔轻声说:“副总,您可以出来一下吗?”

他反应过来是出事了,不然她不会这个样子。他一言不发,做了个手势。她当然领会,先走出去等着,过了不到一分钟,他就走出来:“出什么事了?”

习绛绫已经冷静多了,说话也有了一些条理:“有人绑架了我的外甥宝宝,向您勒索五千万美金。”

他没反应过来:“向我勒索?”

她吃力的吞下一口口水:“他们以为宝宝是你的儿子。”

他一脸的莫名其妙:“我又不认识你姐姐——”话没说完就想到了:“我和你?!”

习绛绫懂他的意思,她点了点头。他拍了拍额头:“天哪!世界之大,真是无奇不有!这样荒谬的流言也有人信!”

“报警吧。”他建议。

“不!”习绛绫尖叫了一声,吓了他一跳,她又语无伦次了:“孩子……他们威胁不能报警的……对不起……我……”

他安慰的拍拍她的肩,说:“你的心情我可以理解,这样吧,现在起你算休假,快回家去看看有什么线索。”

习绛绫喃喃的道谢,忽然又想起来:“他们说明天还要打电话到长源来,也许今天又会打来,您可不可以暂时替我听一下,敷衍一下他们?”她可怜兮兮的哀求的望着他,他点了点头。她欣喜的道谢,向着电梯飞奔而去。

他在身后叫:“习小姐!”

习绛绫仓皇的回头,他说:“我会尽量帮你的。”
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(方向键翻页,回车键返回目录)加入书签

© 2015 匪我思存作品 (http://feiwosicun.zuopinj.com) 免费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