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章

宝宝听说搬家自然是大大的兴奋,尤其听到说自己不仅有单独的睡房,亦有单独的游戏室更是欢欣鼓舞,在偌大的房子里奔跑来去,笑逐颜开:“小姨,我们以后住这里?”

以后?以后太久远,她无力把握。一旦他开始“给予”,她就浑身不自在,仿佛当年的决定真的是别有居心。本能的骄傲令她反感。可是面对宝宝一张向日葵似的笑脸,她只得轻轻点点头:“以后我们住这里。”

宝宝回过头去看远在游戏室里安装迷你篮球框的黎胜霆,一脸的期盼:“那PAPA呢?”

她只得蹲下来:“PAPA很忙,他有空会过来看宝宝的。”

“哦……”宝宝垂下眼去,他的眼睫毛很长,像女孩子一样。这也是像黎胜霆,不高兴时爱垂下眼去,让人看不到他的目光。这个孩子,让她注定了与黎胜霆纠葛不清。他的世界太复杂,她不该踏进来。尤其还连累了这样小小无辜。

宝宝倏得抬起眼:“小姨你和PAPA结婚吧,这样我们三个人可以永远在一起了。”

习绛绫一时语塞,宝宝一双黑黝黝的眼,专注的望着她:“小姨,PAPA说其实你才是我妈咪,对不对?那你为什么不和PAPA结婚?还是,你们原来结过婚最后又离了婚,就像小美的爸爸妈妈一样。”

一句比一句更叫她难答,有些自欺欺人的转过头去,他正好走出来:“宝宝。”孩子飞奔向他扑去:“PAPA我替你向小姨求婚呢!”

他哈哈大笑,将宝宝一把抱起来:“那小姨答应没有?”

“没有。”无限沮丧无限惋惜的口吻:“PAPA你要努力啊。我小姨很漂亮的,你不能让别人抢走她。”

黎胜霆却笑容可掬:“宝宝,有空PAPA介绍位阿姨给你认识,她比小姨更漂亮。”

宝宝兴高采烈:“真的吗?”

“当然是真的。”转脸问她:“要不要一起去,大家认识一下也好。”

什么?去哪里?听闻他最近和一位门当户对的大家闺秀苏小姐走得很近,她还没有那般不识趣。微微仰起脸,对宝宝说:“来,PAPA要走了,和他说再见。”

“PAPA再见”恋恋不舍又叮上一句:“明天要来看我们哦。”

不知道他用什么方法摆平了黎家那群亲戚,反正宝宝暂时得到了安宁,在这上头,她是有几分感激他的,他的工作生活都逐渐正常。她与他终于重返有默契的时代。令旁人大跌眼镜,长源上下立时传闻黎胜霆不肯承认孩子是他亲生骨肉,又对出身名门的新女友认了真。习绛绫功亏一箦,终于全盘皆输。

未尝,不是好的方式。起码她顿时耳根清静,人人都是悲天悯人的态度对她。连黎郁都不似平日里咄咄逼人,看起来真的是躲一边偷笑她去了。至于那位苏小姐,她有幸见过一次,知书达理的大家闺秀,温和斯文。上办公室来,习绛绫倒了咖啡给她,她还向她道谢。难得黎胜霆有女友如斯,她竟似松了口气。

假若,他与苏小姐认真交往的话,就会放过自己一马,这才是重点吧。

无端端的,宝宝开始热心的替她物色对象:"小姨,八楼有位叔叔很帅哦。"她伸手替他拭去唇边的番茄酱,微笑问:"哦,真的吗?"大根薯条吞下去,小嘴一撇:"还有,PAPA新来的助理齐叔叔人最好了,又很喜欢小姨。"

她啼笑皆非:"宝宝怎么知道他喜欢小姨?"

小小的眉头一扬,连表情都如此酷似黎胜霆。仰起脸来笑着说:"他每次和小姨说话,眼睛都不敢看你。"

哦?她还真未留心。或许自己最近让公事私事搅昏了头。黎胜霆计划休假,打乱了安排好的日程,忙得整个秘书室都喘不过气来。他向来不按理出牌,可是对孩子的疼爱却是真的,临行前一切妥当,负责庶务的秘书方敏珍将机票取来,她拿进去给他:"副总,这是去日本的机票。酒店也已经订好了。"

他走后,也许她可以真正静下来考虑一些问题了。

他没有接过去,只点了点头:"你收着吧,还有你和孩子的护照,别忘了带。"

她意外的反问:"我和孩子的护照?"几天前他吩咐订三个人的机票,他向来喜欢带女朋友出去玩,她一直以为另一个人是苏小姐。他将脸一扬:"你当然一起去,不然孩子怎么办?"

她垂下头去:"副总,你可以让保姆一起去。"他隐忍的看着她:"不要让我生气。"最近他脾气不太好,或许那位苏小姐又不中他的意?和他在一起的女人一定很累,他要求太高,要美丽,又不要招摇,要呼之即来,挥之即去,又不要太粘人。要懂得情趣,又不要试图左右他。中间稍稍有差池,他便不耐烦。

伴君如伴虎,陪他渡假一定度日如年,他为什么要求她一起去?虽然她向来对他都是言听计从,因为她是秘书。即使万不得已,也得婉转:"副总,我去不合适。"

他嘴角微微一沉:"你怕外头的传闻?"她若真的去了,长源上下肯定又有了头号谈资。但她在意的并不是这个,她在意的只是……

她微微叹口气,声音虽轻,但他却不悦的扬起眉:"习小姐,我知道你正在和齐宇峰谈恋爱,这个时候你肯定不愿跟我出国。但是你到底是孩子的母亲。"

齐宇峰?她啼笑皆非,谁告诉他她正和齐宇峰谈恋爱?她与新来的齐助理不过因为公事谈过几次话,还有就是昨天凑巧在餐厅里遇上,所以一起吃了午饭。这么快流言就传到他耳朵里去了?

黎胜霆说:"宝宝要你去。"

这才是最大的理由,足以说服他,当然,也足以说服她。

她不认为日本之行是愉快的旅行,虽然宝宝在迪斯奈玩得十分痛快,可是黎胜霆不见得有多高兴。虽然他对她很客气,其实离开了办公室,他对任何人都是有礼貌的。尤其是女人,他向来有风度,行程中很是照顾她与孩子。但她未曾试过这样与他长时间纯粹的私人相处,老是觉得别扭。

何况,天公又不作美,一直在下雨。

宝宝在玩旋转木马,他与她在围栏外,他看她大半衣服都要淋湿了,于是说:"你站过来点。"她本能的答了声:"是"。只这一声,却莫明其妙的引起他的脾气来:"习绛绫,你能不能忘掉我是你上司?你能不能不用这种唯唯喏喏的口气?"

她呆在那里,他别过脸去。她并不是怕他,只是习惯不逾越本份。所以时时刻刻提醒自己,他是上司她是秘书。原来他就最欣赏她这一点,现在他为什么又生气?她还算了解他的,却不知为何这几天来动辄得咎?或者跟他出来就根本是个错误,她与他只适合在公事上头相处。他的女人向来都是小鸟依人的解语花,可以忘忧可以解乏,她却是办公室里的咖啡,日常的滋味,大概只可以用来提神。

宝宝快乐的在大笑,他却扭过头去。很少看到他有这样烦恼的表情,她确实不该插到他生活里来,他向来是挥洒如意,如今却添了个孩子在旁边羁绊,都是她的错。

回酒店去也没有见他有好脸色,虽然对孩子还是很耐心,教他吃鱼生,替他分面条。她不由又微微叹了口气,觉得自己是走在吊桥上,那一头是浓雾看不到方向,脚下却又是万丈深渊,一步也不能行差踏错。

虽然,他家常的一面很好看。特别当他专注看着孩子时,笑容会令人觉得那样温暖。令人……怦然心动。

孩子玩了一天,累得早早睡了。他离开回自己的房间去,走到门口,却回过头来,问她:"要不要去喝咖啡?"

酒店里的咖啡厅,宽敞明亮,大盆的植物与大瓶的鲜花,空气里氤氲着芳香。还是无所适从,只要在他面前,总是这样的感觉。她开始怀念出事之前的时光,仅仅只在公事上头对着他,多好。

一杯咖啡已冷透,他还没有说话的意思。她只好先开口:"黎先生,我们什么时候回去?"他不愿听她叫副总,她只好改口,改口他却也并不见得爱听。神色冷淡的扬了扬眉:"你很想回去?"

三个人在一起,孩子虽然快乐,她却不见得轻松。背景音乐潺潺如流水,冷气吹得人手臂微凉,她又有叹息的欲望。

他却叹了口气。

令她微微一惊,他从来不叹气,起码她没有听到过。什么事情他都是无往不利,天之骄子的眼里,任何事物都是手到擒来。他向来不矫情,任何问题他认为都有最好的解决方案。他为什么叹气?

不等她想出头绪,他便说:"既然你想,那么我们尽快回去好了。"

接下来的日子习绛绫觉得更难过,她向来对他能略知一二,此次出来却老是猜不到他的心思,连宝宝都看出来了,悄悄对她说:"小姨,PAPA不高兴。"

明天就要回去了,她在房间里收拾行李,听到宝宝这样说,手里不由慢了一拍,问:"宝宝怎么知道?"

"PAPA吸烟,他不高兴才吸烟。"宝宝的眉头微皱:"小姨你和他吵架了?"

她哪里敢去惹他,惶论吵架?何况除了三个人一起出去,他很少往她们母子的房间里来。难不成国内的苏小姐听到什么不堪的谣言,打电话来与他起了矛盾?看来他此番确实是认了真。

晚饭后宝宝吵着要游水,三个人去酒店的泳池。孩子在水里玩得高兴,她坐在池沿,特意留心他的表情。果然眉目间有几分淡淡的失落。等到他上来喝果汁,习绛绫想了一想,绕了老大的圈子,小心翼翼的说:"明天就要走了,是不是替苏小姐买份礼物?"他连头都没抬,只问:"你知道她喜欢什么?"

她答:"上次珠宝行送目录过去,苏小姐挑了一串南珠,想来苏小姐应该喜欢日本养珠。"

他将手中的杯子一搁,直直看着她:"那你呢?"

她有点莫名其妙:"我?"

"对,你喜欢什么?"

他目光犀利,她突然害怕起来,低下头说:"我不喜欢什么。"

他语气尖刻:"依我看,你最喜欢惹我生气。"

她已经很小心很小心了,他为什么还是生气?或许不愿意她提及苏小姐?还是……
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(方向键翻页,回车键返回目录)加入书签

© 2015 匪我思存作品 (http://feiwosicun.zuopinj.com) 免费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