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章

错愕,因他的手按在她的手上。他握着她的手,令她更加错愕。

他语气平静下来:“对不起,绛绫。”

他说什么?她几乎以为自己听错了,他却十分认真的说:“给我个机会。”

她心乱如麻,什么也想不到,什么也想不懂。只听他说:“我想……”他迟疑了一下,说:“我真的被你迷到了。”

这是什么意思?他放开了她的手,而她心里一片茫然。他的话是什么意思?她仰脸看着他,那样熟悉又那样陌生,令她微微眩晕,仿佛透不过来气。他是说真的?还是被她气糊涂了?或者,自己令他有什么错误的判断?

他重新握住她的手,语气诚挚:“连我自己都不确定,可是我希望你能给我个机会。”

她声音发涩:“什么机会?”

他说:“我希望你能成为我的女友。”

她微微往后一缩,本能的说:“不。”她做不来,真的做不来。他要求太高,只这几日的私下相处已是相当吃力,做他的女友,朝夕相对?她想都不敢想像。何况,她太清楚他对女人的态度。

唇角的笑容便是略略的苦:“你不是被我迷到了,你只是迷惑我的态度,一旦我像别人一样粘着你,处心积虑的要和你在一起,你就会放心的放弃了。”

他无语,她慢慢抽回手:“黎先生,我只是个寻常的女人,你并不是爱我,你只是困惑我不爱你。其实,这根本不算什么。”他几乎网尽了天下芳心,放弃她这一颗漏网,还不肯甘心么?

计划回国的行程耽搁了下来,因为宝宝感冒了。他在泳池里玩得太久,结果下半夜开始发烧,她只得去敲开隔壁黎胜霆的房间,叫醒他之后一起送孩子去医院。从医院回来已经是中午,孩子折腾了大半夜,退了烧就沉沉睡去了。习绛绫也是又困又饿,斜倚在床头就睡着了。

黎胜霆打电话叫送餐,进房间时,母子两人都已睡得香甜。宝宝长长的睫毛合着,像小小一双翅。如天使般恬静。他轻吻孩子的额头,体温已经正常了。回头看习绛绫,因为半夜起得仓促,并没有化妆,很干净的一张脸,此时睡着了,那面色几乎是透明的,他见过的女人,鲜有不化妆的,连她平日也是精致无瑕的彩妆相对。可是她睡得真好,像宝宝一样酣沉,刹那间着魔一样,俯身在她额上轻轻一吻。

直起身来,对面正是镜子,见到自己唇角竟有一丝微笑。连自己都骇异——为什么——为什么这样贪恋这一刻,贪恋孩子与她这样安静这样恬然的睡在他面前,就像他生活中最最自然的一部分。就像孩子——妻子——

他大大的震动了。

事态发展多少有点诡异,一上班就接到最新的人事任命,调任她做黎胜霆的特别助理。他已有两位助理,完美分担工作,不知要她这特别助理做什么。接下来的事情更令她意外,陪他参加会议,赫然发现竟是招聘面试——他要找新的首席秘书。

不知为何命令她也参加,结果眼花缭乱看美女如云。

其实早已进行了不止一日,或许从他们渡假归来的那一天他便已安排着手这件事。这已是面试后的复试。会议桌后头的黎胜霆,照例是不动声色的表情。

叹口气,继续看过三关斩六将,数道考验后方能进入复试的姹紫嫣红。

会议结束后是交换意见,人事部不过走个过场,只问:“副总比较中意哪一个?”

好像是选妃,只等金口玉言的皇帝下圣旨。真无趣,他偏偏转过头问她:“习小姐,你认为呢?”

公是公,私是私。老板发话,打起十分精神来予他以最佳参考答案:“我个人比较倾向林小姐。”名牌大学双学位,举止得体反应敏捷,而且心细如丝,应该是最佳秘书人选。

黎胜霆却点了点头,说:“我倒是觉得方小姐不错。”

不知他什么时候改了品味,他向来不喜欢找美人来做秘书,抱怨说:养眼固然养眼,但自恃美人,难免会有非份之想。所以秘书室以她为首,清一色只是算得上清秀。可是这一回他挑中侯选者中最美艳四射的一个。但照样无人反对,人事经理立刻道:“那么,就是方笑雪方小姐了?”

方笑雪。

她若无其事的低下头去,身旁的人事经理已抽出那本简历,另外搁至一旁。

高效率是长源一贯引以为傲的,第二日方笑雪就前来报到,办理交接。习绛绫从原先的办公室里搬出去,至隔壁的特别助理室上班。单人单间,或许以后的工作会更单纯?交接整整花去半天日子,事无巨细一一要讲到。方笑雪很少发问,总是静静倾听的神色。总算说完了公事,最后才问:“副总私事方面,有无特别要注意的事项?”

于是将近来他的女友芳名爱好习惯禁忌一一娓娓道来。剩下的事情,就只能待她自己去慢慢应付了。

原来是接不完的电话,耳根一下子清净下来,多少有点不习惯。坐在偌大的办公室里不由微微发愣。至今并无公事交待下来,特别助理四个字难道意味完全架空?思绪一转,就想到了适才办公室里亭亭玉立的方笑雪。近十年了吧,校花毕竟是校花,仿佛永不凋谢的玫瑰,香艳撩人。她既没有提及往事,她自然更不会。没想到美人至今还是单身,那么,原来陆沉于她只是一个过客。

陆沉,两个字,前尘往事统统扑面而来。

初恋……太无所事事,而方笑雪的出现更是突兀,所以她才在这里缅怀初恋吧。学生时代的恋爱,青苹果一样的酸酸甜甜。五味陈杂往事如烟,无端端忽视室中有人出现。

她在想什么?六年来从未见过她脸上出现过类似表情,竟是柔情似水才能形容。他从来没有见过她的这一面,她在想什么?

办公台后的人终于回神,只差吓一大跳,慌忙起立:“副总。”

从来是他有事只打电话叫人去他办公室,三言两语交待完毕。今天怎么有闲心进下属办公室来?害得她猝不防及,脸上还氤着回忆的潮红。

“到我办公室来。”

丢下这句话,黎副总扬长而去。只是来说这句话?为什么不简单的拨个电话叫她?他近来越来越叫人摸不准。职业习惯的拿了速记去他办公室。

大堆公事,她没想到抱回小山一样的签呈文件。他不是有两位助理吗?怎么派给她这么多事?她原来只是秘书,基本不参预公司决策,他却将她放置特别助理的位置上,而且真正当成助理来用。欲哭无泪,向他言明:“副总,我怕我没有能力做好。”

他不冷不热:“你少在办公室里想心事,自然就做得好了。”他不高兴,她只得忍气吞声勉强一试。他的两位助理都是国外名校的MBA出身,其中齐宇峰还有工商管理的博士学位,她望尘莫及只好临时抱佛脚。

勤能补拙吗?她完全失望,加班至晚上十一时,小山一样的文件依然沉重如山般压在她案头。双眼涩至难以睁开,她需要恶补的东西太多,无从下手,挫败感令人只剩下叹气的气力。

搭电梯下楼去,意外遇上齐宇峰。他微笑打招呼:“习小姐现在才下班?”她微笑:“你不也是?”

他轻描淡写的一言带过,他留在公司是处理突发状况,公司有批货柜在菲律宾被海关扣押,现在已经摆平了。老实说她还是蛮看好这位齐助理,虽然不像黎胜霆那样锋芒毕露霸气十足,但是是内敛的儒雅男子,而且气质沉静。见夜色已深,坚持送她回去。

到了公寓楼前她下车向他道谢,他只是微笑:“习小姐太客气,顺路,而且晚上独自搭计程车不安全。”

目送他的车徐徐离开,另一部车正好驶进来。花园小道只堪堪错车,车灯雪亮得令她举起手来盖住眼睛。等车停下方才放下手,最拉风不过的新款林宝坚尼,全球限量一百部,国内恐怕就是这独一无二。她忽然叹了口气。

他正下车,长腿跨出车门,开口就是冷嘲热讽:“你好象很不乐意看到我?”

她勉强挂出一个微笑:“怎么这么晚了还有空过来?”微笑是掩饰她确实不乐意看到他,他在,她时时刻刻如芒在背。

他脸色沉沉的,答:“宝宝打电话给我,说你现在仍然没有回家,原来是约会去了。”大有兴帅问罪之意。她正要解释,忽然闻到他身上淡淡的浴露清香。他洗过澡了,这么早洗过澡,那么原因自然不言而喻。

她口气里不由自主带了一丝尖锐:“黎先生,我留在公司加班到现在,确实是个失职的母亲,但请你不要用你的思维方式来看待我的晚归。”

他不悦的扬起眉:“你这是在责问我?你有什么立场来责问我?生宝宝之前,你有没有问我的意见?”

够了!每次都拿这个来噎她。她真的受够了。今天她脑力早已透支体力也早已不继,还得站在这里面对他的不悦。他怎么能知道一个单身母亲的苦处?不能见孩子,每天十几个小时扑在公事上头,样样要操心,再优渥的薪水,也只够买他身后限量名车的一只轮胎。他自幼含金匙长大,事事有人打理得头头是道,天之骄子怎么知道凡人要面对的种种烦恼?

她气急败坏:“黎胜霆,替你生孩子,真是我这辈子犯的最大错误!”

他被激怒了,唇角的笑已然冷冽:“没有人逼你那么做。”
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(方向键翻页,回车键返回目录)加入书签

© 2015 匪我思存作品 (http://feiwosicun.zuopinj.com) 免费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