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章

精疲力竭的感觉又挥之不去的包围上来,直至下班时分,进度完全为零。黎胜霆打电话通知她:“今天过节,妈要接宝宝去吃饭。”

过节,一家团圆的大好日子,所以她有福气下班后搭顺风车回公寓,因为黎胜霆要去接宝宝。坐在后座上,他是什么表情也看不到,反正没有好脸色。自从那晚以后,除公事外他很少跟她说话,终于是恨她了吧。

太累了,眼皮沉重的像有千斤重。不能睡不能睡……心里警告抵不住睡意的诱惑,她将额头抵在车窗上,一秒钟,她只合眼养神一秒钟就好……

她睡着了。

本来是伸手想叫醒她,手指却莫明其妙不听使唤的滑上她的眉尖,仿佛想压平那里拧着的结。这几日她的无奈他都看在眼里,无动于衷,他真的也以为自己确实是无动于衷,可是,为什么她会皱着眉?

得不到所以才贪恋吧,如果她一上来就是寻常女子的手段,他或许早就没了兴趣。

睡得真好,大概几天来实在已透支精力。心底深处突然涌现一缕莫名的情绪,看不清抓不牢,他突然改变了主意,下车打了一个电话,发动车子掉头离开。

甜甜睡一觉真舒适,不愿由惺松中醒来,恋着睡的无忧。忽然间想起来自己身处何地,在车上。仍是在车上,车早就熄火静静停泊,窗外是浩翰的灯海,像天上所有的星的倒影。这是在哪里?自己睡了多久了?

身上盖着一件外套,她认出来,黎胜霆的。

“醒了?”车门倏得打开,一面对他,她就如芒在背。本能微微向后一缩:“黎先生。”

他的怒气又上来了,这女人真有惹怒他的本领:“我就这么令你害怕?”

是,如果她有胆承认的话,可是这里是郊外山上,四下无人,她还不想尸骨无存,只得牵动嘴角,仿佛微笑:“当然不是,黎先生。”

口是心非得那样明显,他扭过头去看灯海。真是美,万点星光一样的璀璨。她偏偏要来煞风景:“怎么载我到这里来了,不是说接宝宝?”

“我打电话给妈,叫家里司机接去了。”

在办公室之外,他又不生气的时候,在这样美好的夜色里,他真是令人心醉的男子。天生翩然的风度,虽然偶尔有点霸气在举手投足间流露,但只令人觉得卓然不凡。夜风吹来,将外套还给他:“你的衣服。”

“你披着吧,才睡醒吹风会着凉。”

外套上有他的味道,淡薄的古龙水,淡薄的烟草……她突然有点茫然失措。他转过身来,目光令她更吃力,招架不住只好低下头去。他却说:“看我。”

什么?

六年来太习惯于言听计从,本能立刻命令自己抬起头,他的眼睛像海一样深遂,仿佛有魔力一般,她竟再无力移开目光。

“绛绫,”他的声音也似有魔力,令她大脑有趋于罢工的倾向:“你真的不肯给我个机会?”

“给你个机会?”她呆呆似鹦鹉学舌。

“对,给我个机会。”他直望入她眼底深处,那目光似箭一样致命:“做我的女友,好不好?”

这一次“不”字没有机会脱口而出,因为他猝然吻上来,淡薄的古龙水与剃须水的香气,他身上特殊陌生的味道,他的唇猛烈灼热,他的手有力的禁锢着她的腰。她兵败如山倒,意乱情迷里全身似乎燃在火焰中,只剩了热,热得一颗心扑扑乱跳。

“答应我……”他的声音低低在耳畔旋绕:“绛绫,答应我。”耳垂酥酥麻麻,像有一千只蚂蚁在咬噬,她挣不开他的手,挣不开他的唇,挣不开他的一切。在那样冷酷之后,突然这样热烈的一切。她脑子里一片混乱,就像眼前的灯海一样缭乱。哦,她真的眩晕透不过气来,天与地与灯连成一片,眼里却只有他,耳中也只有他的声音。

“答应我……好不好?”呢喃一样的声音是最无法抗拒的蛊惑,她无力抗拒的蛊惑,那个字终于不由自主的从唇间溜出:“好。”

丢人!丢人!

一路上脑子里只有这两个字了,不过是一个吻,情场高手使出来就是所向无敌,她竟然意乱情迷丢盔弃甲不战而降?丢人!真是丢人!

可是,他为什么还要求,在明知她不过是将他当成别人来爱?不敢问,怕答案太惊心动魄,或者太令人难堪。也许只是她与众不同,所以激起他的征服欲,电影电视里都有讲,男人喜欢面对挑战,并以征服为乐。又或许,她实在惹他太深,所以想掳获她的心,再来肆意践踏一番取乐,报复她挑衅他的自尊。

几乎是下意识里转过脸去,望向正开车的他,果然,唇角隐绰可见一缕微笑。他到底令她做出了最最错误的承诺。第一回合,他大获全胜。

不,她不会输,只要她小心谨慎,只要她令他失望,他就会转身离开,并且永远再不看她一眼。她有决心一定做到,只要能令他离开。

和黎胜霆交往,她做梦也没有想过这一天。从来是她替订餐厅鲜花礼物安排妥当约会,女主角换了自已,多少有点怪怪的。

一早收到大束玫瑰,扫一眼心里就在想,定然是相熟那家花店送来,晚上约会吃大餐,礼物是一对耳坠,那样招摇的祖母绿还镶碎钻,好像一对麻将牌。拿起来看一看就放下了,他忍不住问:“不喜欢?”

“喜欢,”她略带笑意:“只是钻石太小了。”他在这上头从来慷慨:“回头我叫她们送目录来,你自己挑好了。”

她语意含笑:“相熟那家金生珠宝?那么结帐可以八折。”

于是他也忍不住笑,说:“对不起。”

她倒惊诧了:“对不起什么?”

他说:“对不起,我不应该这样对你,你是不同的。”

不同?是因为她在他身边太久,一招一试了然于心,令得效力大打折扣,所以他决定用不同寻常的方式来对付她?不过和钻石王老五拍拖有种种好处,比如在这样道地的餐厅吃饭,比如有名车可以蹭开。比如对方行动举止都十分养眼,毕竟是高手,眉目间什么都能领会。

他沉得住气,她更沉住气。他知道她心里有别人,越发是觉得是挑衅——黎三少魅力所向无敌,横扫天下芳心,怎么允许女人面对着他,其实心里爱别人?哪怕不爱他的人,至少也该爱他的钱吧?

于是她顺势而下,婉转向他提及房产,马上公寓就过户至她名下。痛快慷慨,怪不得他的历任前女友即使分手后都对他颇多赞誉。而后,又对他的新车微露兴趣,他的意见倒中肯:“这部车不适合你,喜欢的话我替你订部莲花?”

玩得过份反会显得假,她连忙打住:“不用了。”从来拜金女都是放长线钩大鱼,哪能如此心急?再说反正可以开了他的车招摇过市,名符其实招摇过市,不留神就让小报记者拍到照片,香车美人,说她是“地下情人”。言之凿凿的将她的薪水与名车的价格做了对照,而后又查到车主其实是黎胜霆。他最近绯闻太少,所以一曝光便又是万众瞩目。

老套。她却是十二万分的投入,遇上记者跟踪,故意拖他的手过街。他那样聪明的人,自然察觉:“你做什么?”

“小声,后头有记者。”

平日里她不是这样八爪章鱼似的,今天偏偏要黏在他臂上一样。他有点不悦:“有记者还拖着我?”

正因为有记者才要给人家几个镜头嘛。不然人家一路跟来,什么都拍不到,多扫兴。笑靥如花:“我喜欢在报纸上看到自己。”这一招是跟他前女友小明星戚婉芳学来的,唯恐天下不知她与黎胜霆在拍拖,有事无事故意向媒体露出蛛丝马迹。所以不到一个月,黎胜霆就甩了她,但愿他此番也是如此不耐。

谁想黎胜霆站住脚,扬眉问:“那么如果当封面人物你岂不更高兴?”

嘎?什么意思?

下一秒钟他已将她搂入怀中给她一个长长的深吻,吻得她身体发软脑子一片空白,他做什么?光天化日大庭广众,这是街上,后头有记者。

如愿以偿,封面人物。两个人吻得火花四溅的照片,被某周刊作了封面热卖。她气馁,拿着周刊问他:“你不怕我以此迫你结婚?”

他漫不经心微笑:“这就能迫我结婚?太多女人试过,你尝试新招吧,比如将宝宝身世捅给新闻界。”

她不会,她永远不会,他明知所以才会这样说。

上封面反正于他是家常便饭,一年里头总有一两次。于她终究是负担,没想到有一日做公众人物。好在她不在娱乐圈里讨饭吃,不然迟早让狗仔队们缠死。
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(方向键翻页,回车键返回目录)加入书签

© 2015 匪我思存作品 (http://feiwosicun.zuopinj.com) 免费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