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章

一计不成又生一计,开始消极怠工,做事拖拖拉拉,完全不将他的交待放在眼里,弄砸几件CASE后,整个副总室对她都是敢怒不敢言。学狐狸精总算学出了点门道,仗势欺人难度太高,她做不来,但恃宠而骄是经常耳闻目睹,多少学到点皮毛。

挨到十点钟去上班,开会时发呆不听讲话,片刻见不着他,就打电话。无事也要闯进副总室去,见着他就说甜言蜜语:“人家想你啊。”见不着就质问方笑雪:“不是说副总在开会?开什么会?怎么没有通知我参加?”

不过半个月,连秘书室都忍无可忍,黎胜霆却不过扔下句淡淡的话:“演技太差,狐狸精也得有专业素质。”

呜呼,他以前见过的狐狸精着实太多,所以稍有差池都会被他识破。良苦用心最后是竹篮打水,害她白白牺牲自己形象,白白得罪大票同事,白白因连累昔日下属而内疚多日。只是到底差在哪里?

或许,差在上床?

一想到这个就面红耳赤,他倒是有几回暗示,也有几次激吻至衣衫不整,可是每到紧要关头她就全身僵硬无法继续,他是绅士,自不会进一步强求。

或许,只是身体,只要他得到她的身体,他就会乏味厌倦,将她视同之前所有女人。

咬一咬牙,算不了什么,一劳永逸。

成心的制造机会,晚上宝宝睡着了,他从儿童房里出来,与她道别。照例有晚安吻,她心里惴惴的,他便问:“怎么了?”声音那样低,近在耳畔呢喃一样,她不答话,却抬手勾住他的颈,这暗示太明显,所以他放肆的吻下去,等她从吻的灼热中回过神来,他已技巧的解开她的全部衣扣。

僵硬的感觉又来了,冰冷从指尖窜至全身,额头木木的,却勉强自己去解他的领扣。呼吸的频率渐渐紊乱,随着两人之间障碍的减少,僵硬生冷的感觉越来越强烈,她受不了,想推开他。在这种情形之下,任何抗拒都成了挑逗。尖叫被他以吻封缄,恶心一波一波袭来,太迟了,来不及了。

并非享受,于她,于他。

她睡在那里似一具木偶,而他在一切结束后进了浴室,至今还未出来。

不知过了多久,才见到他。面色是微倦:“绛绫,对不起。”

还是绅士的风度,但语意倦怠,可见糟到了什么地步,她没有太多经验,无从比较,醉酒那一次太遥远也太模糊,而他是高手,挫折感如此之深大约是史无前例,从未遇上她这样的女人吧。

他穿衣离去,临别吻她的额,像吻宝宝:“晚安。”已不带一丝热度,终于是灰了心,对她。

她失眠整夜,渐渐看窗上发白。城市醒来,梦境醒来,从此,她将回复正常的生活,没有黎胜霆的生活。

离职那日黎胜霆约她吃饭,她带了宝宝一同去。三个人用餐,只有宝宝一个人说话。敏感的孩子似知道他与她之间有某种尴尬。所以极力的兴高采烈,讲起幼稚园里的笑话。他终于问:“你有什么打算?”

“不知道,或许自己做生意。”

头痛,她最近常常失眠,所以老是隐隐头痛。他电话响了,看了号码才接,语气温和:“我和家人在吃饭,不,不用……”她便知是谁打来的电话。

家人,真是温馨的字眼。但只是指宝宝,她今生无福消受了。无所事事扭头去看窗外,落地玻璃窗,人来人往的街。宝宝小手按在她手上,忽然唤她一声:“妈咪。”

她一震,回过头来,这一声仿佛唤醒她灵魂深处的某些知觉,宝宝乌黑的眸子牢牢看着她:“你不高兴吗?”

“不,妈咪高兴死了。”眼泪终于夺眶而出,哪怕她失去了一切,哪怕她失去了全部,她还有孩子,她还有宝宝。

星期一早上可以睡到十点钟起床,是很多年来的梦想之一。电话打来才吵醒睡眠,是猎头公司,问她有没有兴趣重出江湖。这个词令她有些啼笑皆非,想起武侠小说上的一句话:“少年子弟江湖老”。但承蒙对方看得起,先道谢再婉拒。对方倒是十分客气,只说:“没关系,哪天习小姐考虑好了,可以再与我们联系。”心里怕不是以为她寻着黎胜霆这位金主,捞够了金山所以打算做米虫安渡下半生?

结果,星期一的中午,一个人无所事事呆在餐厅里发呆,面前一盘牛排完全食不知味。放下刀叉,看见侍者推出蛋糕,小提琴弦声动人,正是“HAPPYBIRTHDAY”。窗外是大太阳,水一样的印痕印在肘边,微微的灼人,眼里就发了热。

谁知道,侍者径直向她走来,提琴也是,众星拱月一样将她围在中间,太意外了,远远看到陌生却熟悉的身影,径直走过来,递上大束她喜欢的海竽。多少年不见,一双眼睛还是像有阳光倾泄一样:“生日快乐!”

嗤嗤的笑着,抬头去擦眼泪:“好讨厌!”

招牌阳光笑容恍若当年,连语调也是当年的幽默:“哎呀,是这三个字?我还以为是另外三个字呢?”从餐车上双手捧起蛋糕:“来,许愿。”

一口气吹灭蜡烛,方才笑盈盈的问:“你打哪儿冒出来的?”

他拖开椅子坐下:“什么叫冒出来?我是从天上掉下来的,旧金山直飞航班,哎哟,坐得我腰酸背痛,真是老了。”骨碌碌的眼珠打量她:“不要感动得哭,我这西服可是名牌,本来在飞机上就揉得不成样子了,你再扑上来哭的话,它恐怕真的要寿终正寝了。”

她良久不知道说什么好,面前的人仿佛什么都没有变,又仿佛什么都变了。当年的大男生现在是衣冠楚楚的男人,轻描淡写一路的风尘扑扑,下巴上隐约的青印,笑起来却像是向她借笔的男孩。半晌才问:“你怎么回来了?”

“提到这个就伤心欲绝,我失恋了,被金丝猫甩了,躲回来疗伤。”忽然有点咄咄逼人看着她:“听说你也是?”

失恋?不算。恋都不曾,何来的失?

他却偏偏要问:“记不记得当年我替你过生日,你许什么愿?”

许愿?摇摇头说:“不记得了。”他目光炯炯:“我看你还记得。”随手抽起她肘边的报纸,指着上头大幅照片:“你当时许愿,说一定要考进长源。”

她有点虚弱的回应:“薪水很高。而且——是赌气,气不过就一定要去做,说要到最优秀的男人身边。”他点点头:“薪水确实很高,但也不值得。”哦……他说什么?这里是餐厅,他真的要她痛哭流涕才甘心?拿起餐刀切蛋糕,微笑重新回到脸上:“陆沉,一人一半?”

俊脸上却是破天荒地的认真:“绛绫,对不起。”又是这句,她最近怎么听到的都是这句?离开所以歉疚,不能所以惭愧。当年也是,现在也是。她扬起眉头:“你没有任何对不起我,当年并不是你见异思迁,而是我没有魅力。”

阳光又缓缓盛开在脸上:“你变了。”

当然变了,变得牙尖嘴利铁石心肠了吧。将脆弱藏在很深很深的地方,连自己都不能够轻易触及。

“绛绫,你现在的样子,真教人喜欢。”

微笑也重新出现在脸上:“甜言蜜语可以留着应付你的金丝猫,我们是老友,用不着来口蜜腹剑这一套。”

一口一口的吃完生日蛋糕。很多年前,那一天是生日第二天,面前的这个人双手捧来蛋糕,她吹熄蜡烛,他问:“许了什么愿?”

她冷冷的答:“我要考进长源,到最优秀的男人身边去。”

她生日的当天,他陪方笑雪到乌来去了。第二日才补一只蛋糕,她赌气许下这愿望,翻手就将蛋糕打烂。说到做到,奇迹一样成功的实现愿望。奇迹,或者某种意义上就是不幸。老天从来不会厚此薄彼,完成了你的愿望,就要用你更多的来偿还。

开口问:“你到底为了什么回来?”

“公司决定拓展业务,派我回来站稳脚跟。”

脑中闲置已久的职业敏感终于缓缓复苏:“你做哪行的?”

俊脸像挨了重重一拳似,夸张的皱成一团:“不会吧,这么不关心我?连我这么多年在做什么都不知道?我对你这么关心,知道你失恋马上飞回来,要死要活赶上你的生日,你太没有良心。”一下子气氛重新轻松,递过张名片,她郑重其事的念出声来:“亚洲区总监,嗯,这个职位真唬人。”

还是笑,露出一口白牙。

截然不同的两个人,一个永远不会沉下嘴角,一个连微笑都似有嘲讽在里头。心里一惊,她在想什么。她已经决心忘记一切。

他突然叹了口气,她又是一惊,只见他眼底掠过一丝莫名的情绪:“绛绫,你到底是爱上他了。”

她差点跳起来,为他这样突兀的叹息,为他这样突兀的一句话。她勉强一笑:“你说什么?”

“用你当年的话来说,那个最优秀的男人。”俊脸一本正经的凑近来:“虽然我不认为他优秀,他只不过命好,又有几分聪明,其它一无可取。”
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(方向键翻页,回车键返回目录)加入书签

© 2015 匪我思存作品 (http://feiwosicun.zuopinj.com) 免费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