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二章

她的怒气上来了,还口:“你凭什么指责我?无耻?我带男人回来叫无耻,那么你呢?你倒是不当着孩子的面,那些小报头条期刊封面,孩子难道不会看见?”

他大怒,眉头扬起:“你给孩子看那些东西?”

“我永远不会给孩子看那些东西,但总有一天他会长大,他会知道他父亲是行为放荡的花花公子。”

“我行为放荡,再放荡也没有你放荡!一进家门就滚在地上,也不怕孩子看见,真有这么饥不择食?”

偏偏还有人不怕死的捋虎须:“黎先生,应该说迫不及待比较切实,饥不择食是形容没得挑。”

他讲的笑话一点也不好笑,他是存心来火上浇油。习绛绫晕头涨脑,叫:“闭嘴!”黎胜霆却冷冷道:“你给我闭嘴!”转脸说:“这位先生,你最好马上离开这里。”

他凭什么叫她闭嘴?他凭什么赶人?她说:“你没权力赶我朋友走,这是我的家。”

宝宝怯怯的仰面看他:“PAPA,我怕。”

该死!吓着孩子了,他将宝宝抱起来,掉头向外走去,宝宝叫:“妈咪也来。”

他要将孩子带走,带到哪里去?突然仓促得觉到了危险,他却头也不回。她追上去:“你放下孩子。”

灯光下他的脸已冷如极地玄冰:“你根本不配做母亲。我的孩子,不用你来过问。”

他什么意思?她脸色煞白,宝宝终于哇一声哭出声来,她叫:“黎胜霆,你带孩子去哪儿?”

他腿长步子快,进了电梯就按了关门,她只赶得及手拍在电梯门上。前所未有的恐惧铺天盖地的袭来。

她一晚上基本没有睡,陆沉先是问,见她不答,倒猜到八九分。陪她发呆,陪她喝咖啡,最后陆沉走了,她还是睡不着。第二天一早就四处打电话,黎胜霆的公寓没有人接听,打去黎家大宅,下人很客气的说:“三少昨天没有回来。”打电话到公司去,值班秘书是一贯的不卑不亢:“副总还没有来上班,习小姐,如果您有重要的事情,可以留言。”

她看表,七时刚过,他在哪里?做秘书时,她永远有办法在第一时间联络到他。现在她没有了这本事,她甚至不知道他近来最密切的女友是谁。

捱至九时,到长源大厦去。秘书室挡驾:“副总现在没有时间,对不起,习小姐,您没有预约。”最后方笑雪亲自出来见她:“习小姐,请不要为难我们。”

她口气坚定:“我一定要见黎胜霆,你们不用拦我。”在她们眼里,与那些撒泼的女人有什么分别?她顾不上了,直闯进去,黎胜霆正通电话,看见她,不悦的扬起眉,讲完电话后才说:“给你五分钟。”

她问:“宝宝在哪儿?”

“你不必知道。”他口气冷淡:“周未你可以见他,每次两小时,到时我通知你接他。”

她动了怒气:“黎胜霆,你什么意思?”

“有意见?有异议可以与我的律师商量,打监护权你赢不了。”

她极力才压下心里的怒火:“孩子是我生的,你没有权力抢走他。”

他嗤笑:“你一个人生得出来吗?”他顿一顿:“经过昨晚,我认为你没有资格做母亲。”

他有什么资格?他有什么资格来认定她没有资格?她极力的压制眼底的水气:“你没有权力夺走他,除了金钱,你什么也给不了他。”

他针锋相对:“你呢?你连金钱都给不了他。”

哦,她真的受不了了,再这样下去,她一定会说出可怕的话来,眼泪已经忍不住了,纷纷扬扬的落下来,她无力的跌坐在沙发里,抬手遮住自己的面孔:“我求你,我求你不要这么残忍。”她连骄傲都没有办法保持,她连自尊都置之不理,他心里划过一丝刺痛,该死!他竟然在心疼。

迟疑的伸出一只手去,想轻抚她软软的长发,她伏在那里,全身都因哭泣而抽搐,她在他面前哭过两次,一次是宝宝被绑架,另一次就是现在。她突然抬起头来,他立刻下意识的缩回手。她抬起眼看他,那泪眼竟令他转过脸去。他不是没见过女人哭,可是为什么她的眼泪会令他只想……不战而降?

天大的笑话,纵横情场这么多年,绝不会败在这女人手里。不过是一时心软罢了,他的脸蓦得一冷:“我已经决定了。”

她几乎是歇斯底里了:“我不要你决定!你不能决定我和宝宝。”

他不睬她:“五分钟到了,我要开会去了,你可以走了。”

“我要孩子。”

“没可能,你冷静一点,我不是不让你见他,只是不愿意我们三个人像昨天那样尴尬。变更监护权对你对我对孩子都好。还是那句话,有异议可以去和我的律师谈,再见,习小姐。”他站起来,她几乎要绝望了,他拿商场上那套来对付她,拿最绝情绝意的方式来对付她。她拭干眼泪,声音终于坚定清晰:“黎胜霆,你太小看我了,就算有万分之一的希望,我也不会放弃,你等着接律师信好了,我们法庭上见!”

明知是不敌,她仍要以卵击石,她仍要拼尽全力一试。

他扬起眉头:“你赢不了。”

她扬起脸:“现在说这话为时过早,黎先生,世上没有绝对的事情,有钱不等于有一切。”

他盯着她:“上法庭势必惊动新闻界。”

她微笑:“你开会要迟到了,黎副总。”

置之死地而后生,她赌,反正她早已一无所有,唯一只剩孩子,他却连孩子也要夺走。她孤注一掷,赌他不乐意上庭。

他脸色阴沉沉的,他是太小觑面前这女人了。他竟然走了眼,原来绵里藏针,适才的脆弱只不过是假相。翻了脸她才露出可怕的一面,他一字一顿的问:“你有什么阴谋?”

“阴谋?”

“你为什么肯生这孩子,为什么要监护权?”他突然了悟:“股份?家族惯例,宝宝是长孙,将来会有超过三成的股权。”

她一掌掴上去,“啪!”一声他脸上清晰浮现指印。他这辈子还没有让女人打过,那目光真能杀死人,她却昂起头:“黎胜霆,这一巴掌是替宝宝打的,你真是不配做他的父亲。”她的声音又快又急:“我是犯了大错才会将孩子生下来,你和你的钱你的股份都下地狱去!我不稀罕,宝宝更不会稀罕!”

他语气讥诮:“当然,你稀罕的只是孩子长得像不像陆沉。”

她气得浑身发抖,他却继续挖苦:“你的爱情真是感人,不过你一面缅怀着旧情人,一面却带男人回家,不知道你对那个陆沉的爱情,是不是真像你描绘的那样,这么多年来念念不忘。”

她气恼得连声音都变了调:“我爱他,我到今天今时今分都还爱他,我带别的男人回家,也改变不了我爱他。”

他的目光冰冷:“你爱不爱他和我没关系。”

他说得对,和他没关系。她苦涩的笑,和他没关系。

他起身要去开会,她突然绝望了,他这样冷静,仿佛任何事情都不能撼动他半分,她真的要绝望了。心底最深处的恐惧涌上来,她一直坚强,或者说,她一直命令自己坚强,可是看到他的铁石心肠,心底最深处仍然是可怕的恐惧。她突然害怕起来,她真的没有把握赢官司,一旦上庭,即使赢了,她和宝宝也将永无宁日。最重要的是……她与他为敌,她要与他为敌。这念头令她发疯。她真的是疯了,因为她竟伸出手去,牵住他的衣袖。

她的舌头也不听使唤了,她听到自己低低的声音:“胜霆。”

她从来没有这样叫过他的名字,办公室里静得连冷气的轻嘶都听得到,他有些怔仲的看着她的手,手指纤细柔长,她的面孔苍白。他警告着自己,这女人不过是硬来不成便试软的,可是——他竟然悸动了,只为她低低的唤他一声名字,只为她这样悲哀的看着他。他想,她一旦开口,他说不定真会答应她——他准是要疯了。那么多的女人,或娇或嗔,十八般招数皆使尽了,他从来岿然不动,可是现在他已自乱阵脚,要是她再这样望着他,他真的会心软,真的会让她予取予求。

他无声的轻吸了口气,她企求的看着他,他下了决心,将手用力抽回,一寸一寸的抽回。每抽回一分,她就离绝望更近一分,她痴心妄想,痴心妄想虚无飘渺的情份。她真是痴心妄想,他曾经对她表现出的兴趣,也不过是一时兴起,为着她的不同寻常。一旦牵涉到利益,一旦危及到他的自身,他就根本不屑一顾。

冰凉的眼泪无声滑落,她猝然松开手,站起来转身离去。
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(方向键翻页,回车键返回目录)加入书签

© 2015 匪我思存作品 (http://feiwosicun.zuopinj.com) 免费阅读